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露中】布拉金斯基先生的婚礼

葬礼进行得很顺利。
他全程恹恹,没有流一滴眼泪。弄洒了烛台里的灯油,误撕了宾客送来的挽花。娜塔莎看不下去了,高跟鞋一脚踩到他脚背上,他手指末梢微微颤了颤,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个刚从水牢里捞出来的吸毒分子。”
演奏戛然而止,神父将帷盖从木盒上揭下时,他才恍如齿轮走到尽头的机械人被重新拧上了发条。








“等我回来,我们就举行婚礼。”
王耀出征前一晚对他说。
“只要你一句话答应,我立刻能把你调来中央军部。”他拨弄着手上的戒指面色凝沉。
“这不合适。”他摇头,“咱们俩的关系是一回事,军规制度又是另一回事。”
“你呀,有些时候要是不那么孩子气,我说不定会更愿意依赖你的。”
他抱着他没有说话。
“只是去平定西南一个小部落的叛乱而已,我保证,三个月内一定回来。”
他让他把头埋在自己胸前,两只手像羽翼般合拢,有一下没一下地揉他散发着苦杏仁气味的发旋。
“你保证?”他仰起头,湿乎乎的鼻尖快要贴到他的下巴。
“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








“你真的愿意?”他把他抱上台阶时问他。
“我们已经订婚了。”他说,“所以这样的事是可以被允许的。”
“我不会强迫你一丝一毫,你知道。”
“我答应你了,不会反悔。”
他躺在一片轻纱幔帐中央,如同被他深沉的目光所包裹。高塔之上,没有任何人能来打扰他们,满月照进半床幽光,这一刻他等了太久。
他俯下身,以亲吻一朵鲜花的姿态描摹着为他而打开的年轻身体。他从未见过谁的身体,像一只白海豚那般圣洁灵动在他身下游曳。他与他已为一体,吐息是可触的,温度是真实的,疼痛是相连的。他从未接纳过谁的进入,像这样攥得他的心房颤抖。他从未承受过谁的重量,像这样压得他的灵魂疼痛。
他要带他去一个小镇,只有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⒈*








“由于指挥官误判,战机延误,三百人马被围困城中。援兵赶到时,王耀中尉已经死亡。在此之前,他以一人之力斩杀敌军百人,并成功击杀了叛党首领。并且,他被带回来时,在他的左手上,我们找到了皇室失踪已久的十字星盾符,这将为帝国重盛又开一条通途。他是帝国的利剑,是民族的骄傲。”
王耀那年轻的上司将玻璃匣放在伊万的办公桌上,郑重朝他敬了个军礼。
一只断手静静躺在里面。手腕处已经腐烂成一滩血肉模糊的血泥,皮肤枯槁如同风干皱缩的蛇皮,一条白蛆从指缝间爬过。五根手指错位扭曲地耷拉着,根根都已经骨折断裂,主人生前必定拼尽最后一口气在保护一样比他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而现在掌心却空空如也。
“路途遥远,尸身损毁程度严重,已经先一步火化,这是遗体仅存的部分。布拉金斯基上将,您请节哀。”
二十五年来他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等待。
他等着他来到他面前,他等他完完整整地回来,只等来一只被人为强行斩断掰折,严重畸形的,腐烂干枯的,正在融化的断手。
蜂王躲在巢穴深处安享坚实壁垒的保护和源源不断的养分输送,巢窠之外,有数以万计的工蜂在不断死去。
他一把抓过墨水瓶朝面前的墙壁上掷去,玻璃瓶砸得粉碎,墨水溅满整面墙,总统的等身挂画一团漆黑,污脏了他胸前一排金光灿灿的勋章。
他双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它们则在撕扯他的心脏,墨水条像一条条蛊虫爬到他脸上,变成一根根浸了硫酸的绳索把它捆紧勒死。擦不干净,再也擦不干净了。






微弱的光线从玫瑰窗里漏下来,被割成一条条明晃晃的白刃。玛利亚从穹顶上俯视着众生,她悲天悯人,目光所落之处有天堂乐世。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是否与王耀结为伴侣,尊重他,保护他,爱他,直至走向这忠贞一生的尽头。”
他在一片风声中等待。失聪者也不曾经历这样的无声之境,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为死寂的时刻了。
“愿意。”
他打开匣子,灰色齑粉铺满古旧的匣底,宛如从史前遗柱上剥落的尘砂,是他的婚约者——他炽热的呼吸在他前额上灼伤的疤痕还未消退,他已不知魂归何处。
一枚指环戴在他右手的无名指,另一枚,他将它安放在那片灰白的中央,锁上匣盖。他用手指触摸分明的棱角,不是为了借助疼痛清醒,像他过去抚摸爱人苍白柔弱的肌肤。
那双柔软的赤足曾经踩过他的心间,如今那里破败荒芜,不生一草一木。
这是他的婚礼,一切如期进行,宾客皆至,仪式完满,烛光神圣,这不算背弃誓言。礼服从白色换成了黑色,经文从哥林多前章换成了安息经,管风琴演奏者从门德尔松换成了肖邦,仅此而已。






一场急雨浇他得从头凉到心扉,夕阳正在陷落,海上是初升的明月,一条光线横在他面前,将墓碑和他划成黑白两个世界。
墓园里寂寂无人,石鸻鸟在晚钟的余音里飞向故巢,斜阳将他的背影融进泡桐树的花阴,薄暮的天光下已是灯明万户。
乱风扬起他的围巾,它飘向远山,不知将往何处旅行。
好像一只白鸟从天际坠落。



fin.

⒈*:原文为茨维塔耶娃的诗句: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评论(10)
热度(125)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