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露中】葬歌–Buried on Sunday.

00.

只有响尾蛇和山猫会眷顾这里。

那是一处踪迹难寻的山谷地带,人迹罕至。当启明星隐退的时候,在这里,相比山下的那些村庄,阳光总是推迟半个小时后才会抵达。

自我有记忆以来,我就生长在这里。用人类世界的话来说,他们称我为向日葵。

我曾经想要离开这个地方,我应该与我的同伴一起,成片成片开在山丘上,而不是苟藏在这暗处,终日与杂草为伍。

可惜我并没有手足,我无法站立和行走。

只有风,风会告诉我,山谷外的每一个声音。

01.

弥漫在林间的雾霭仍未散去,一声嘹亮的哭泣划破黎明到来前的残夜。

一个新的生命在这世上诞生。

家人为他取名「伊万」。

伊万·布拉金斯基。

上帝之子。

复活教堂内每一个贵重的银缸里都燃起芳香的圣油。

牧师从水中抱起小小的婴孩,将祷祝过的十字架系在他白皙的脖颈上。

唱诗班的孩童们在唱着。

所罗门·格兰迪,

礼拜一出世,

礼拜二受洗,

礼拜三娶妻,

礼拜四染疾,

礼拜五重病,

礼拜六逝去,

礼拜天埋葬。

所罗门·格兰迪,

这一辈子走到底。

02.

生平第一次,有人类的足迹涉于这片土地。

是个小男孩,追逐着一只野兔而误闯入这里。

他很不幸地被地上杂乱的碎石块绊倒。

他费了好大的劲才重新站起来,野兔早已遁入灌木丛中了无踪迹。

不过他发现了我,正摇摇晃晃地朝我走来。

“是向日葵呀。”

“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

“但是你可以叫我万尼亚。”

“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快被他的可爱逗得忍俊不禁,我多想回应他,但我只是一朵花,我不会说话。于是我只有努力往前倾斜身体,以便能够离他更近一些。

“你是一朵向日葵,大约你会很喜欢阳光。”

“耀,是光明的意思。”

“我叫你小耀好啦。”

我可是一朵花啊。花儿怎么会拥有名字呢?

但他发现了我。

从今天起,我就是万尼亚的小耀。

自那以后,万尼亚常常来看我。

他总是乐衷与同我谈话。

“小耀,万尼亚没有朋友。外面那些孩子都讨厌我,说我是个怪物。你呢,你也会讨厌万尼亚吗?”

“小耀,今天隔壁那个汉堡混蛋又搬着他那破花瓶来我跟前炫耀。丑死了,还不及你万分之一好看。”

“小耀,万尼亚不想回去。我就待在这里,一直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有时他会告诉我许多有趣的见闻,或者拿上一本书念给我听。我们安静地一起待上一下午,直到天边的飞鸟双双还巢。

03.

他再次回来见我之时,身边多了一个女子。

那女子有着同他一样的铂金色长发,唇红如艳阳。

“小耀,她是安雅,是我妻子。”

昔日那个青涩的小男孩,已经长成成熟的男人。他曾爱怜地轻抚我花瓣的手,此刻紧紧揽着他妻子的肩膀。

我的小万尼亚,他长大了。

04.

他很久没有再来看我了。

我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

心里空落落的,叶子有些干涩的难受。

据说人类在悲伤时会哭泣,那些从他们眼中流出的咸涩的液体,叫做泪。

可我不是人类,我只不过是一朵花。

花儿不会哭泣,花儿没有眼泪。

05.

伊万病容苍白地躺在床上,病弱的身体瘦骨嶙峋。

“安雅,醒一醒。”他拍了拍伏在自己床边因过度操劳陷入深眠的妻子。

“你今早看起来精神不错。”安雅把他扶起来,替他拉开窗帘。

“外面下着雨。”他接过安雅递来的药碗。

“等天晴了,等你好起来,”安雅为他披上外衣,“我再带你回去看看那株向日葵。”

06.

昨夜青空有星辰陨落。

07.

今天的清晨比以往的都不寻常,没有了虫鸟的鸣声一片死寂,太阳隐匿在惨淡的云翳后悄然散发着几乎微不可见的光。

那抹久违的金色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是安雅。她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从前总是会笑的眸子平静如一潭死水。

我不喜欢她这样。让我想起那些来啄食我花籽的讨厌的乌鸦。

跟在安雅身后的不再是伊万,而是一群神色悲伤的人,他们抬着一个巨大的白色长方形盒子,衣袍是无一例外的黑色。

他们扛来铁锹和铲子,在褐色的土地上,掘出一个深深的坑。

我身后原本杂草丛生的地方,被一块冰冷的石碑所代替。

白岩上刻着清晰无比的字体。

伊万·布拉金斯基。

现在我大概能够得知他到底在哪了。

一阵歌声传入耳畔,一层层揭开被尘封的年华,却最后从眉目间掠过,渐行渐远。

他在履行他的承诺,他会一直陪着我,朝朝暮暮。

远方有人唱起隔世的歌谣。

所罗门·格兰迪,

礼拜一出世,

礼拜二受洗,

礼拜三娶妻,

礼拜四染疾,

礼拜五重病,

礼拜六逝去,

礼拜天埋葬。

所罗门·格兰迪,

这一辈子走到底。

我看见一颗晶莹的露珠在我的花瓣上凝结,最后跌入尘土消失不见。

FIN.

※注:《所罗门·格兰迪》,原文出自《鹅妈妈童谣》。

评论
热度(27)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