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旅途

首发百度千与千寻吧,LOF自存。

写于2015.2.25。

——献给我亲爱的女孩荻野千寻。

>>>>>

00.

她趴在窗台前已经很久了。

日暮时分开始起风。

她解下束在脑后的马尾辫任由它们被风吹乱,食指勾住头绳摊在掌心。

太普通的、不起眼的一根头绳,而且很老旧,她已经习惯用它束发多年,不知为何一直舍不得丢弃。长年累月,在与她乌墨发丝的纠缠中,浸染成愈发深沉的紫色。

她总觉得自己遗失了什么,想要寻找却又无去无从。

远处阁楼的灯亮了起来。

太阳完全沉到海里去了。

01.

她拎着一只笨重的木头箱子站在月台上,一言不发。

冷风吹开她前额的刘海,吹起她白色的裙摆。她顺着铁轨的方向望了望,又低下头继续注视着自己的足尖。

不知名的黑色小鸟儿飞来停在她肩头,低头啄了啄,扑腾两下翅膀离开了。

听觉捕捉到微弱的,车轮和铁轨撞击的哐啷声,由远及近。她压低了帽檐上前一步,一抬头却被车前刺目的灯光晃得睁不开眼。

最后在她面前缓缓停下。

铁轨,电车,白云,蓝天。

似乎还缺点什么。

那是......海。

是那种晶莹毫无杂质的蓝色,将铁路浸没,列车所过之处,划开巨大的镜面,涟漪在空中跳跃,折射出七彩的光。

不......她到底在想什么,铁路原本就应该是修建在陆地上的,不是么?

车厢里出奇的安静。

旅客很少,他们都无一例外的靠着座椅,宽大的帽檐和高高的衣领将他们的脸包围在一片阴影之中,就好像是......没有脸一样。

她不清楚自己究竟坐过了多少站,但不知何时长长一节车厢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天色完全暗下来。

厢顶亮起昏黄的灯光。她透过玻璃窗隐隐看见自己的倒影。她看到窗外的景象,列车切开一丛茂密的绿林,田间农舍里闪烁着星点灯火,尽头是大片倾泻的,静谧的星光。

一阵绵长而沉闷的汽笛声。

车停了。

她提起自己的木箱,侧过头道:“到站了,无......”

无......谁呢?

她身旁的位置空空荡荡,分明什么人也没有。

夜风很凉,她伸手拢了拢自己的披肩。长时间的久坐令她感到双腿有些发麻,茫然环顾了一下四周。

她在无边的夜色中独自行走着。

02.

北海道或许是个不错的去处。

空气中混合着泥土的清新,雨后初霁,彩虹从天的这一头跨到另一头,鸟儿停在树的枝桠上,不知疲倦地啼叫,一声一声。

梦里翻涌着彩色的波浪,蜿蜒的碎石小径似乎没有尽头,那是大片大片的紫阳花海,铺天盖地,轻易将她湮没在这晃动的光晕里。

花丛后有人在说话。

“吃吧,我知道你受了很多的苦......”少年掏出一个包裹,用柳条和青叶细细捆扎,他解开后递到女孩面前。

女孩迟疑着接过一个饭团,轻轻啮咬,最后狼吞虎咽起来,突然崩溃地放声大哭。

为什么要哭呢?她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少年轻轻拍着女孩的脊背,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细细为她梳理乱发。

“哭出来就没事了。”声音如同高山冰雪化开后的冷泉,却有着难以察觉的细微温柔。

但是......被人这样安慰着,似乎也是件很幸福的事呢。她这样想。

那两个人的面容隐匿在花叶投射下的阴影里,看不真切。他们站起身要离开。

少年的步履渐渐加快,她一路小跑悄悄跟着。

木栅栏整齐地围列成一排,碎石小路延伸到这里便被阻断了。

视线里再也没有出现任何人影。

天际划过一道优美的白色弧线。

她听见少年洁白的狩衣被高空中的长风吹得猎猎作响。

身体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她猛一睁眼。

阳光正好,飞鸟在她头顶上方不倦地扑翅盘旋,她双臂抱膝,竟不知何时在花海中睡着了,此时她坐直了身子,背上的衣物贴着手臂滑落下来。

那样一件洁白的,干净的狩衣。

03.

七月,夏夜风光大好。

碧空如洗,浓密的云层宛如重叠轻纱,厚重的雾霭散去后浮现出一轮满月,倾泻下满地银光。路边树影娑婆,银蝉蛰伏于枝桠梢头间,不分昼夜,聒噪鸣叫。

很熟悉呢,这样的景象。似乎早在多年前她便见过了。

“咚。”岸上有人用力往湖心掷了一颗石子,涟漪飞溅,水面上那片银色的巨大光晕瞬间支离破碎。

她将那条紫色的发带解下,长发盘成髻团挽在脑后。一手执着团扇,一手提着衣摆,腰带穿过她纤细的腰身系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浴衣的袖口边开出大朵大朵绚丽的樱花。

木屐轻叩在青石板上,仿佛听到来自山中古刹厚重而悠长的钟鸣。

她沿着石阶往上走。百步高台,两旁礼灯悬挂,一直通到半山深处。

一方赤红木桥,长不过数丈,长桥另端,一座巍峨山门。

山门后高大辉煌的,暗红色的古式建筑,灯火通明。

一座神社。

“你不可以来这里!”

白衣少年对于女孩的出现十分惊讶,而后脸上带了些许愠怒的神色,高声着向她走来。

“天已经黑了。”

少年身后高大的建筑瞬间应声亮起满室灯火。

“往河川那头走。”

他托起掌心向虚空中吹着什么。她看见那些散落的鳞片,轻如蝶翼,折射着各种破碎的颜色,被风带到很远的远方。

她茫然地站在桥栏上。

她站在桥栏上,看着眼前这个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女孩。

“那个......今天的庆典已经结束了。”

她打量着这女孩,齐眉刘海,长麻花辫缠着白色的丝带,这一身巫女服对她来说似乎有点宽松——她在说话时好几次挽了挽自己的袖子。

“天已经黑了,山里不太安全。”

是个新来的小巫女吧,她很喜欢她说话时那种局促中却有礼的憨态。

“所以请您早些回去吧。”

那女孩最后向她浅浅鞠了一躬。

她微微点头,捡起掉落在地的团扇,缓缓走下山去。

人群散尽。

河面上漂浮着无数盏河灯。烛火摇摇曳曳,忽明忽灭,幽深阴暗的水底有微光透出。

仿佛是天上的星辰全都坠入水中。

据说在盂兰盆节放河灯,内心里祈求的愿望,就一定能够实现呢。

她轻轻扬了扬嘴角。

所以说啊......

神明一定会知晓的吧。

那就将所有的灯都点亮吧......

04.

她猝不及防地跌入河中。

冰凉的河水漫上来,温柔地亲吻过她每一寸肌肤。

水是最富有灵性的呢。

她徜徉在这个透明的蓝色世界里。

有风,有鸟,有湛蓝的穹宇,有连天的碧草。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从云端的那头传来,轻吟浅唱。

——那一个生命

是盛夏的阳光

是从树梢筛落在你肩头摇曳的阳光

破碎的白色气球

风儿吹散的花瓣

看不见的河流载着它们

一边唱一边流

秘密谎言和欢乐

都是孕生宇宙的神明之子

面对未来 瑟缩不安的心

终会想起自己的名字

那一个生命

是能够回去的地方

是在我指尖永不消逝的夏日阳光

(注*)

那只鞋还在波浪中沉浮。

她在这水中恣意地舒缓着身体。

如同落花归于尘土,如同秋雨坠落山川。

身体未曾停止下坠。

谁握住了她的双手,然后。

一起沉入那片蓝色的秘境。

05.

那根紫色的头绳她已经用了很久。

这么多年来她丢失过不少零零碎碎的小物什,唯独这根头绳,跟随了她许久。

无论是搬家,还是之前类似这次坠水的经历。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刺鼻的味道,她撑着有些乏力的身子坐起来。

枕边放着那条紫色的头绳,她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顺手拿过开始梳理起自己的头发。

这时注意到床边坐着一个人,一身洁白干净的狩衣,两脚踏着木屐,约莫十一二岁的模样。

少年的嗓音有些清冷,目光却如和煦的阳光照进她心里。

“下一次,要小心呐。再次坠水的话......”

她扯着头绳的手顿在空中。

“说不定就没有人再来救你了......”

“嘣。”

头绳断裂。

她——荻野千寻,也终于那声响中彻底清醒过来。

这里并没有其他的人。

微弱的光线洒进房间,那根紫色的头绳静静躺在地面上,已然断成两段。

她俯身拾起断裂的头绳,把它捧在掌心,仿佛这样就能够抓住什么似的。

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

只是她走了这一路,现在终于得到了那份平静和安宁。

她握着头绳,把头轻轻贴在膝盖上,沉沉睡去。

窗外夕阳正好。

Fin.

---------

注*:歌词出自《千与千寻》插曲《那个夏天》

评论(2)
热度(26)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