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伊双子】风居住的街道part.1

风将我的脚步带来你居住的街道,最后我把旅程的终点定格在这片海岸。

01.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入百叶窗,温暖潮湿的晨风从地中海上吹拂而来。塔/兰/托宛如一个缱绻的少女,揭开了她曼妙的轻纱,自沉睡中苏醒。

费里西安诺这时已经走出自己的小院。同过路的报童简单打了个招呼,他惬意地骑上自己的自行车。空气里还未染上阳光的热度,清新凉爽得刚刚好。运气好的话他能买到早市上第一批最新鲜的鳕鱼。或许鱼铺老板的小儿子乔伊今天又在海上捞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贝壳,迫不及待要献宝似地送给他——作为回报,有时候小男孩放学后经过他的门前,他总会叫住小乔伊把他带进店里,为他盛上两勺大大的冰激凌球。

这座位于意/大/利南部海岸线上的城镇并不是很拥挤,但镇上的费里西安诺和他的餐厅那却是远近闻名。

倘若你背着行囊来到塔/兰/托,旅程中总能遇上热情的当地人,拍着你的肩膀爽朗大笑:“朋友,去费里西安诺的小店里看看吧,相信我,你会爱上那儿的。”

出了港口一直往前走,走过圣天使桥,在第四个岔路口向左。对,你看见转角处那一丛从围栏里伸出来的鸢尾花了么?沿着那条街道,倒数第三座房子——那是一小栋巴洛特风格的建筑,大门粉刷成纯粹的蓝色,街灯下挂着一盏小小的吊牌。夏天里,费里通常会在门外的台阶边上种上几盆雏菊,有时则是另一些品种的花。

费里的餐厅不算太大,他一个人便兼顾了店长和厨师的职责,还有两位他请来帮忙的姑娘,安娜和玛莎。简约的木桌,铺上蓝白格子相间的桌布。墙壁是柔和的米黄色,整洁的厅堂看上去温暖又明亮,墙上画框中几幅小城风景的油画,全都是出自费里笔下。酒柜里有各种各样的酒,精致小巧的高脚杯一字排开。柜台上摆放着一个小小的比萨斜塔——费里在闲暇时就会在那儿坐下,阅读一本原文书,或者用一只手撑起下巴,看看门外来来往往的人群。

这餐厅里还有一处可爱的地方,你发现了么?瞧,那扇小门。不不,那可不是洗手间。通向小楼后的庭院,费里把它打理得很好,粉色和白色的蔷薇花开在一处。草坪上有几张更小巧的圆桌,白色圆弧的大遮阳伞,女孩子们喜欢坐在那里享受下午茶。螺旋形的扶梯从阳台上蜿蜒下来,二楼是厨房,以及,费里西安诺的家。

谈起费里西安诺,熟悉他的邻居们总要对他赞不绝口,住在对街的索菲婆婆逢人就念叨:“瓦尔加斯那小伙子啊,那可不是一般的好!哪家姑娘以后要是碰上这样的好运气,就嫁了吧!”

然而直到现在,从来没有人看见过费里西安诺载着哪个姑娘一起上街。虽然费里本人说过他喜欢漂亮的大姐姐,也确实曾经在圣诞派对上向穿着洛丽塔的女孩们送贺卡。

“费里哥哥!费里哥哥!Ciao!”

单车骑出小巷,车铃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叮当叮当,惊起电线杆上一群麻雀。

“Ciao!”他轻松地扭转了一下车头,车轮划出一道歪歪扭扭的泥痕,孩子们朝他抛来的那一束鲜花准确无误地落进了车篮里。

一篮子红彤彤的番茄上躺着一小束野花。

邮递员不自觉地放慢了蹬车的脚步,路边修剪花圃的园丁也放下手中的园艺剪,向他大力招手。

他的笑容就像他煮的那些意/大/利面一样,柔软,很甜,从很远的地方就能感受到那股感染力,靠近了,便让人有融化其中的错觉。

黄色的小鸟追着费里飞了一段路,在接收到费里转头抛出的一个微笑后,小翅膀上下扑腾了两下,一头扎进了一片绿荫里。

晴朗而又明媚的上午。

T.B.C.

评论(5)
热度(14)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