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伊双子】风居住的街道part.2

02.

罗维诺把焦距拉远又调近,接连调整了好几个不同的姿势,视野中映入一片明亮的晴空,终于寻找到一个令他满意的角度。

“咔嚓”一声,按下快门。

精心捕捉的瞬间,海鸥还未飞离青灰色的礁石,双翅画出一道优美的白色弧度,随着激荡的浪花被永远定格在碧海银沙之上。

完美的画面。

罗维诺抹了一把胳膊上的汗,嘴唇有点干燥。他取出矿泉水灌下一口,冰凉的感觉一路滋润过喉咙,刚才的那一点点疼痛感立刻被抹除了。

抿抿嘴,他觉得还是缺点什么。

果然当时应该从M记的柜台那多顺几包番茄酱……

嘁,那鬼地方卖的速食味道的确够差劲,我多拿他们几包番茄酱有什么问题。

他把单反镜头收好,在背包里掏了半天,早上出门有点仓促,衣物手机一股脑地全塞进去,包里乱糟糟的。

哦,还好,它在这里。罗维诺看见他的地图平平整整地躺在夹层底。他把地图小心拿出来展平,一边浏览一边考虑着自己下一个落脚点。

昨天汽车上那个健谈的司机老伯是怎么说的来着。好像是叫做……费里西安诺的餐厅。

“每回有游客来我一定要告诉他们!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现在就送你们一起去!我家住在几条街外,都能闻到他店里飘出来的番茄汁的香味……”

番茄。

对。

密密麻麻的拉丁字母挤在纵横交错的线条之间,他压着内心腾起的一股烦躁情绪,终于,那一串不起眼的字符闯入眼中。抓着地图的手用力握紧了一下。

罗维诺瞟了一眼路边的指示牌,手指在地图上来来回回绕出一条线路。

他沿着石阶从海滩上走上来,墨漆深沉的圣天使桥静静矗立在城畔,古桥的彼端,连通着另一个时空。

无论是哪个城市,意/大/利的街道总是有种独特的格调,尤其是那些老城区里的风景。

马丁靴叩击在砖石上,在静谧的巷道里传出声声幽远的回响。老旧墙皮早已被侵蚀去了初建时的光洁漆色,剥落出斑驳的裂痕,孔隙中潜滋暗长的那些沉默的青苔,藏在无人的暗处里,仰望过一轮又一轮日沉月升。

他仰头想看一看这狭小一方瓦檐上的蓝天,不偏不倚,一株绿萝的叶末亲吻上他的鼻间。

这里的一砖一瓦都印刻着久远的痕迹。

或许这一路走来的脚印,正与百年前某辆马车行驶过的路径恰恰重叠,那之上搭载着离家的游子,港口上停泊的木船已扬起白帆。

他似乎听见轱辘碾过地面沙砾间细微而粗糙的摩擦声,风伴随着送行。

你从异乡来,要到远方去。此刻甘愿驻足于此,倾听居住在这条街道里,那些微风的声音。

他走过这世界上许多地方,秋日落满梧桐叶的香榭丽舍大街,或者海德公园宁静的林荫小道,从来没有任何地方的街道,曾经带给过他这样的平静。

他觉得自己匆忙的步调与这里的一切看上去都那么格格不入,却不由自主被牵引着探入更深处。

然后他看见了尽头,那幢蓝瓦白墙的小楼,安然矗立在晨风中,爬山虎沿着半开的窗棂,一路攀上尖檐的屋顶。

费里西安诺正用一块湿毛巾擦拭着挂画的边框,安娜今天返回学校去参加一个庆典,店里只剩下他和玛莎两个人。

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嗯,这个时候海鲜汤差不多该好了。

门上的小铜铃一阵轻响,他下意识地说出句“请进”,推开门的男子背着一个大大的黑色行囊,遮阳帽宽大的帽檐将他的半张脸都遮盖起来。

近来的游客人数似乎增多了,他想。

“一份番茄味的意大利面,少放一些青椒,多放一些番茄。”男子径直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把背包扔在身边的椅子上,解下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平平稳稳放在桌子的另一头。

“抱歉呢,先生。现在是上午十点,我们还没开始正式营业。”

还未吞咽下的水卡在喉间,男子的动作停顿了几秒,喉结又上下滚动了几下。

“现在这个时间只有冰激凌出售哦。您想要香草,或者西梅,还是别的口味?”

“那,那要一份番茄味的冰激凌,少放一些奶油,多放一些番茄。”

浅金色的瞳孔冲茶色的眼睛眨了眨,而后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眨了回去。

一时间沉默。

两人就这么无言地互看着对方,没有人率先开口,石英钟里的秒针一下一下地往前走,轻微的节拍和着呼吸的频率。

“费里……瓦尔加斯先生?费里西安诺!”

“啊……玛莎,抱歉,我……”费里回过神来,金色卷发的小姑娘揪着自己围裙的一角,站在几步开外瞪大了眼瞧着他。

“你怎么走神呢,我喊了你三遍。”她顿了顿,“海鲜汤已经煮好了,我帮你熄了火,现在在炉子上焖着。”

“非常感谢。”费里向她点点头,并不在意小姑娘语气中的一丝责怪。

金发姑娘抖了抖围裙上不存在的灰尘,收拾起菜单准备去忙其它的事。

“哎,等一等。”

费里撂下湿毛巾走向冰柜:“玛莎,麻烦你去厨房帮我切两个番茄。”

费里西安诺灵巧的手指上下跃动,仿佛在演绎一支舞蹈。去籽,切丁,兑上清水后送入榨汁机。将柔软的奶油堆成一座小小的山丘,扎出一个深深的小孔。番茄汁稳稳地倾倒进白奶油的包围中,灌满缝隙后从顶端溢出,不规则地沿着倾斜的弧度缓缓流下,那看上去像是费里引发了一场火山的喷发,火红的岩浆冲击着冰雪,汇流成一小片红色的海洋。

于是当费里在他几年的厨师生涯中做出的第一份番茄味的冰激凌被端上来时,罗维诺当即就摘下帽子,挖下一大勺送进嘴里。

味蕾上的每一束神经立刻就被熟悉的酸甜和冰冻的沁凉所占满了。

最后一块番茄在嘴里咀嚼碎后吞下,罗维诺心满意足地往椅子后靠上去,金属汤匙掉进玻璃碗里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

他才注意到,费里西安诺站在自己的对面,微笑地看完了他吃冰激凌的整个过程。

那个粽发男孩去牵他的手。罗维诺还未醒过神来,掌心里多了一张洁白的纸巾。

“嘴角的奶油,应该擦一擦呢~”

他正迟疑着该要说点什么,被那男孩的声音打断了。

“你喜欢它吗?那样的话太好啦。”

“我第一次做番茄味的冰激凌,之前没想到有人会喜欢这样的口味,以后添进菜单里吧!”

他看了看攥紧在手心里的纸巾,最终还是把它拿展开抹过唇角,鼻间留下一股淡淡的香料的清新。

“费里!帮我在柜台下面拿一瓶黑加仑!”

玛莎的喊声从二楼传来,费里朝他露出一个抱歉的眼神,跑去柜台下翻找了一番又匆匆跑上楼。

呼,罗维诺心里松下一口气。

他打开自己的钱夹,掏出一张纸币压在玻璃碗下。

几乎是带着一些逃跑的心情推开了店门,他也不知道此刻为何想要如此急促的离开。

但是这么做会不会显得太不礼貌?上帝,但愿那人心里不要对他产生什么偏见。

临近正午,温度比起来时又升了几度,热浪迎面扑在脸上烫得有些难受。

他努力地回味着刚才融化在口中的味道。

费里西安诺和他的番茄冰激凌。

T.B.C.

评论
热度(10)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