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伊双子】风居住的街道part.5

05.

目送着男孩一步一跳雀跃着跑远的背影,费里西安诺始终保持着温和的微笑望着那个方向,直到那个背影逐渐缩成一个细小黑点最后像一粒沙消失在在沙滩上。

罗维诺站在树荫下对着贝壳出神。

费里西安诺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嗨,你还在想着你的日出吗?”

“啊,并不是……我的反应确实是有些过激了……刚才忘记说了,不过如果你下次见到他……嗯,代我向你的朋友说声抱歉。”罗维诺的眼神有点别扭的转向别处。

“好,我记下了。”

他突然拿过罗维诺掌心的贝壳。

罗维诺下意识伸手去够,但费里西安诺又靠近了一步,他用食指和拇指夹握着扇形贝的扇弧和底部,阳光下的贝壳亮眼得近乎透明,清凌凌的海水如同清澈的冰镜将它们再一次反射向天空,从无数个方向散射来的光穿透了那层薄薄的纹层,在罗维诺光洁的前额上落下一个细碎的光点。

那束光线的来源——那只轻巧美丽的贝壳,像一只正在发光的萤火虫,散发着耀眼又明亮的微光,那之中藏匿了一个小小的金色世界,到处都是摇晃的大片郁金香。

他静静地凝视着那个方向,直到眼球出现些酸涩感。

“那就是塔兰托早晨的太阳,她有的独特的美,任何一个时刻都无法取代,不是么?”

费里西安诺收回贝壳仔细端详几秒,将它还给了罗维诺。

罗维诺接过贝壳,在费里西安诺收回手之前,他抓住了他的手腕,让那颗贝壳重新躺回费里的手心,轻轻把他的五指拢上。

“很漂亮,就像你的眼睛一样。”他自顾地说着,“就当做是一个回礼,你让我看见了那么美的天空。”

他依然握着费里西安诺的手腕,白净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依稀可见,他能感受到脉搏在有力地跳动。

“我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罗维诺很快松开费里的手,在费里西安诺做出反应前。

“你叫什么名字?”

棕发的大男孩显然有些没跟上话题的突然转变,随后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费里西安诺。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不知是因为那一个笑容,还是因为听清了他念出名字时那串尾音,罗维诺愣了几秒。

然后他说道:“你好,我是罗维诺·瓦尔加斯。”

时间尚早,海水湛蓝,天空飞过一群白色的海鸟,追逐向远方的轮船。

费里西安诺站在蔚蓝的海平线上对他伸出手:“你想到镇上看一看吗,我可以免费充当一次导游。”

早晨是一天的开始,这时候的塔/兰/托总是忙碌的。

惬意而闲散地忙碌着。

并不算太宽阔但是井然有序的街道上几乎很少见到汽车的影子。报童骑着自行车灵活穿行,清脆的铜铃声叮当回荡在大街小巷。

一辆马车从他们身前经过,灰色的矮种马慢吞吞走在前面,顶着大草帽的车夫靠在鞍座上,整个脑袋都快耷拉出车外,一手松松搭在马鞭上,另一手紧拽着个去了木塞的酒瓶。他嘴里叼着大烟斗,正随着马车的颠簸一下一下往外冒着烟圈。

“假如我现在过去牵走他的马,”费里西安诺突然刻意压低了声音说,“他准不会发现。”

“不,”罗维诺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混杂着呛人的白烟扑来,他厌恶地皱起眉头,“他会跳起来感激的把马绳塞进你手里,然后飞奔着冲进前面那家酒铺,在那里面一直待到今天晚上他妻子赶在老板把他撵出来之前就准确无误地从里面把他揪出来再赏他两个大耳光。”

他们互相对视几秒,随后费里西安诺在他面前毫不避讳地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咳……”费里西安诺笑了好一阵才停下来,接着他说,“我看你一路上都没有出声,似乎是有心事的样子,以为你还在为上午的事情心里感到不舒坦。原本想逗你笑笑,没想到我却被你逗乐了。但是你竟然能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么幽默的话……哈哈哈……”

这让罗维诺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

但他笑起来的样子可真快乐啊。

费里西安诺终于停下来不笑了,他牵起罗维诺的手。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早安,罗拉夫人。”费里西安诺热络地打了声招呼,“您今天戴上这头巾真漂亮。”

“早上好啊,费里。”正在窗口前忙碌的人抬起头,是个十分和蔼的中年妇女,“你要不要尝尝我刚烤好的燕麦面包?”

“乐意极了,正好我可还没吃早饭呢。”

“给你,这几个我多放了葡萄干和果酱。”

“谢谢您。”

费里西安诺笑着接过窗口里递来的热烘烘的纸袋,没有用塑料袋而是直接用手取出一个面包递给罗维诺。

“甜食能够使人拥有好心情呢。”

罗维诺以前从来不会去街边那些面包房里去买任何东西,他每天提着走进工作室的食品包装纸袋,永远印着星巴克的标志,哪怕是吃披萨饼外卖时也总会用一张餐纸包着。而现在他面对着费里西安诺递来的热乎乎的面包,不知道该怎样接过。

正当罗维诺准备翻衣兜找纸巾,他听见费里西安诺略带着笑的一声“张嘴”。他下意识张开嘴巴,一个软软的面包就被塞进了嘴里。淀粉溶解在口中后是麦芽糖淡淡的甜味。

费里西安诺自己也咬下一口面包:“味道如何?趁刚出炉的时候吃,里面的果酱都是暖的,一入口就融化了……”

罗维诺看着费里嚼着面包有些含混地说着话,嘴角还沾了几粒白芝麻,忽然想起那日上午他在他面前对着冰激凌大快朵颐,吃完后嘴边失态地沾着白奶油而自己浑然不知,他轻笑着帮自己擦拭干净的画面。

“罗拉,我们要的小麦粉送来了,快过来帮我。”从后院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呼喊。

“噢,我这正忙着呢。”罗拉小声嘀咕了一句,把烤盘中的最后一个面包夹到托盘上。

“费里,麻烦你在这帮我看一下烤炉好么,我得去帮忙搬一下面粉。”她一边说一边解围裙。

“我去吧,您留在这就好了。”费里西安诺把装着面包的纸袋塞到罗维诺手里,小跑进面包房一侧的小门。

“在这里等我一会。”

周围一时间安静下来,罗维诺慢慢吃着面包,窗内的女人这时主动与他攀谈起来。

“你是费里的朋友吗?看样子你是个从外地来的游客。”

“嗯……”他含糊地应了一句,他和费里的第一次相遇也仅仅是昨天的事,他们之间大约还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不过,有旁人向他这么说起,他却并不想否认。

“费里他是个很热情并且温柔的人呢。有他陪你一起,相信你这几天的旅行一定会非常愉快。”

“我想……是那样的。”接下来的行程都和费里西安诺一起,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提议。

“现在的年轻人都像你一样有活力,敢于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了。”正在揉面的女人突然发出一声感慨,“小伙子,毕竟独自一人在外,还需多多学会照顾自己啊。”

“是的,谢谢您。”

“顺带问一问,你觉得我做的面包味道如何?”罗拉搓着手上的面团笑着问道。

“它很美味,夫人。不过我想如果有番茄馅的,那我会更加喜欢他们的。”罗维诺想了想,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声音中没有的先前的僵硬和陌生。

罗拉愣了一愣,随后去打开就近的一个橱柜,翻找了一会后她找出一个小罐子递给罗维诺。

“这是我空闲时自己做的番茄酱,煮菜时佐料用的,送一罐给你吧。这可是连费里那个大厨师都称赞过的呢。”

罗维诺捧着那个小小的红色玻璃罐。

他觉得有什么比这罐番茄酱还要沉甸的东西压在心口上。

这是他来到塔/兰/托的第二天,收到的第二份温暖的礼物。

T.B.C

评论
热度(15)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