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伊双子】风居住的街道part.6

06.

罗维诺躺在床上左右辗转难以入睡,脑袋热得迷迷糊糊,他暗骂了句这活见鬼的天气,把手伸向床头打电话给客服总台让人把中央空调的温度调低点。

在黑暗中胡乱摸索了半天也没摸到电话,罗维诺“腾”一下从床上翻起来抽出压在枕头底下的手机划开屏幕对着床头一阵照晃。

见鬼,那地方什么也没有。

他一边点开拨号盘一边想着旅店大堂的内线号码,按下第三个数字时猛然想起这不是他在旅店的房间。

这里是费里西安诺的家,那栋别致的巴洛克别墅的阁楼。

这么一小顿折腾后罗维诺彻底睡不着了,他倒回床上,双手垫在脑后,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罗维诺抱着食品袋在面包房店门前等待费里西安诺,他低着头来回踱步,马丁靴磨蹭着粗糙的地面,他一脚踢开边上一颗小石子。

“砰”一声响亮的撞击,一个硬梆梆的东西狠狠地撞上了罗维诺的右肩,他被那一阵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半壁发麻,一连向后倒退几步。

“喂,你难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急着赶路!”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匆匆折返回来,在罗维诺刚要发作时忙不迭地连声道歉,“这位小哥没伤着吧……”

那人双手在罗维诺的夹克衫上胡乱拍打着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罗维诺却没理他——他全被地上一片狼藉占去了视线。

褐色纸袋口朝下掉在地上,里头圆面包滚落一地,周边还撒落着零星的面包屑,附近树上的鸟雀飞过来,在旁边低低地打着回旋。

罗维诺走过去捡起一个面包,焦黄色的表面糊满灰尘,他两手拈着使劲甩了几下,抖掉上面一些大颗的沙砾,一个个放进袋子里。

被晾在一边的男人赶紧殷勤地跑上来:“我帮您捡。”

罗维诺索性双手托着袋子站在原地看着那人忙前忙后,时不时对他嘿嘿干笑两声。

要不是他把鸭舌帽的帽檐拉得太低毛衣领翻得太上以至于罗维诺此刻看不清他的脸早就一拳揍在他鼻梁骨上。

那人动作倒是还迅速,很快就捡完最后一个,罗维诺连正眼也没抬一下,他没说什么识趣地走开。

“罗拉夫人,您的面粉我已经全部搬到后院的仓库里了。”费里西安诺从侧门走出来,一边解下系在腰间的外套披在身上。

“谢谢你啊费里,祝你今日愉快。”

费里西安诺向她告别,一路向罗维诺小跑过去。

“抱歉,让你久等了吧?”他从罗维诺手中接过纸袋。

“等等别吃!”罗维诺赶在费里伸手去拿面包时大喊,“刚才袋子被人撞掉了,里面的东西全都撒了出来,我捡回来了,想找个地方扔掉。”

“那你还想再要一些吗?我这就回去买。”费里问道。

“不……不需要了。嗯……你不怪我?毕竟这样实在是……有点浪费。”

费里西安诺失笑道:“怎么会呢,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况且我正打算去买些玉米粒,不过现在看来不用去了。”他快活地朝罗维诺扬了扬纸袋,“我后院里那群灰色的小家伙好不容易能换换晚餐的口味,它们可得好好感谢你呢。”

“走吧,趁时间还算早,我再带你四处走走。”

罗维诺总觉得过意不去,想要再去买回一袋给费里,他把手伸进敞开的夹克衫前襟的暗格里去摸钱包。

什么也没摸到。

他又把手往里头伸得更深,可摸到了暗袋底端,却还是什么也没捞着,这暗袋是空的!

费里西安诺往前走了几步发现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他回过头,看见罗维诺低着头一语不发。

“怎么了?是有哪里不舒服?”

“我……钱包丢了。”

“啊,这……”费里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罗维诺也在脑中努力搜索着,他明明记得早上出门前还带上的……

眼前突然闪过之前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的脸。

难道说是在那个时候……可恶。

他盯着费里西安诺的眼睛,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就在刚才,一个不长眼的混蛋撞了我,还趁机在那时偷走了我的钱包。”

“你先别着急,那钱包里有什么东西?”

“现金和信用卡。护照和其它一些重要证件我都放在旅店里托管。但……那些是我这次出来带的所有的钱,所以恐怕……”

“你来我这吧!”费里西安诺冲口而出,“阁楼上有间空房,虽然比不上酒店里那些房间宽敞舒适,但我打扰一下也能腾出来做间客房,你如果不介意可以暂时来我这住几天。”

罗维诺抬起头一脸难以相信的神情,费里赶紧拉过他的手往前走:“那就算你同意啦。我现在先带你去一趟警局。”

“笃笃”一阵敲门声,然后是费里西安诺的声音。

“罗维诺?你睡了吗?”

罗维诺赶紧从床上坐起来拉亮台灯,下床去开门。

费里西安诺抱着一台风扇和一瓶冷饮进来。

“这几天天气很热,你一定很难睡着吧。我在杂物室里找到了这台风扇,或许有了它你会没那么热了。”

“谢谢。”他帮他拿过玻璃杯,费里西安诺把落地扇放在床尾去找插座。

罗维诺捧着玻璃杯坐在床沿,继续他脑内的回忆,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内心似乎没有刚才那么浮躁了。


他们从警察局里出来后已经临近正午,费里西安诺要回去开始工作了,罗维诺说他得回旅店去拿东西并办理退房手续,他表示自己记得路可以不用费里的陪同。

罗维诺朝着与费里相反的方向慢悠悠地走去旅店,刚才负责给他登记的那个警官追出来在后面大喊:“瓦尔加斯先生!瓦尔加斯先生!”

他不耐烦地转回头去,那个警官飞快跑过来,又再次跟他确认了一些信息,这才放他离开。

罗维诺刚要走,一双大手拍上了他的肩膀,那个人瞧着他上下打量了几遍,满脸诧异地问道:“你姓瓦尔加斯?”

他瞪了那人一眼,狠狠拍掉搭在肩上的手:“是又怎样,全意/大/利姓瓦尔加斯的多得你数不过来。”表情很明显写着我现在状态不好你要是没话找话后果我不管。

那个警官见状赶紧上前来解围:“啊哈哈,这是我一个朋友,也是个警官,他前些年刚从西/西/里/岛那边过来,他没有恶意,别见怪,别见怪。”

“罗维诺——”是费里的声音,他又折返回来。

“我还是陪你一起去吧,反正今天是工作日,中午来餐厅的人没那么多。”

那个人又打量了一下费里西安诺,手指在容貌有几分相似的两人之间来回指了指,最后没说什么。

“两位请先回去吧,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联系您的。”警官先生一手抱着笔记本,一手拖着他那位朋友跌跌撞撞走回了警局里。

罗维诺看着那两人的背影无奈的咬了咬下唇。

他今天遇到的麻烦事可真多。



“好啦,”费里西安诺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尘,“这样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没有那么热了。”

“这是我刚刚冲调的冰柠檬茶,适当喝一点也能解暑有助于入睡的。”他指了指罗维诺手里的玻璃杯。

“晚安,好梦。”他轻轻地说,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罗维诺关了台灯重新躺回床上,一切又归于黑暗,他把被子拉到胸口,舌头上还残留着柠檬的清甜。

这一夜他睡得很沉,在老旧的风扇发出的细微嗡嗡声中,安安稳稳,直到天明。

“费里西安诺……真是个奇妙的人……”

T.B.C.

评论
热度(9)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