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伊双子】风居住的街道part.11

11.

“费里西安诺,你醒着吗?”黑暗中一个声音不确定地问道,夹杂着几丝不安的情绪。
“我在呢。”那个人沉稳地回应道,即使因为缺少水分的原因显得有些干哑而虚弱。
“我的胳膊都麻了……可恶!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混蛋……你现在能活动吗?我们该怎么出去?”
“恐怕不行。”角落里一阵窸窸窣窣,“我试过了,可这绳子绑的太紧了。”
随后他们再次陷入沉默。

费里西安诺刚清醒过来,他尽力坐直了身子往角落里靠去,闭上眼以缓解长时间的侧躺带来的失重的不适感。
他慢慢地让自己的思绪重新明晰,搜寻脑海中记忆。
恍惚记得昏睡前蹭过鼻尖的湿布,有留存的乙醚的气味。凭借对光的感知他推断现在是夜晚,他是在下午时昏迷过去的,罗维诺钓上了一条鲱鱼,他们一起分享了那锅浓汤。昏迷一路躺倒在地上,费里西安诺即使意识不清也能够直接地感受到不停的颠簸,摇晃得他头晕目眩胃中翻腾。
看来他们应该是还在海上。
他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
几年安逸的生活让他逐渐淡忘了原本的世事残酷,他心中虽然隐隐有预料有些人有些事迟早要来,可怎么偏偏就挑在这个时候发生。
不管是哪一边,不需要多想都是冲着自己来的,目的一样的见不得光。

过了一会儿他再度睁开眼,瞳孔已经自动调节适应了这片漆黑的环境,他依稀能分辨得出周围一些事物的轮廓。
这应该是一个不大的房间,他脚边就是一张床,床边堆着一个凌乱敞开的箱子,似乎是他的行李箱。
难道他们还待在原本的船舱里?
他费了些劲摸索到透出微光的那条缝隙边上,用肩膀蹭着舱壁,衣料与尼龙布相互摩擦,试图把厚重的遮光帘挪偏。
舷窗外是一望深沉的夜空,几颗孤星寥寥地挂在头顶那方黑幕,如此遥远,如此渺小。
他蹙起了眉头,那又会是谁呢?

舱门的把手仿佛应他所想一般转动起来,费里西安诺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齿轮在摩擦转动。
但前方那片黑色确实裂开了一丝缝隙,最后整扇门都被打开。
一个黑影跨进来,在他们下意识往后躲闪前,按下了舱门边一整排开关。

炽热的光一瞬间将黢黑的舱室照得堂亮,几乎要灼伤他的视网膜。
费里西安诺努力睁大眼想看清那个人的面容,眼前仿佛笼上了一层浑浊,入侵者双手交叠靠在门边,棕栗色的大波浪长发束成单马尾,黑高跟靴一下一下叩击着铁皮舱,好整以暇似笑非笑地看着费里西安诺。
他原先遭受刺激而收缩的瞳孔倏然放大。
白光模糊界限的那一瞬间仿佛就是她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
如出一辙的身形,如出一辙的面孔。就连棕色的马尾辫也一模一样。
但是那怎么可能呢。
眼球的酸胀感渐渐退去,费里西安诺半晌才吐出一个名字,“查瑞拉……”
那女子扯出一抹意义不明的笑,“这么多年了,你的身手可是大有减退啊。呵,好歹还认得出我,看来你并没有全忘得彻底嘛。卢西安诺·瓦尔加斯。”
侧跪在角落里的男人闻言微不可闻地发出一声冷笑,眉头皱到一起:“别再用那个名字叫我,查瑞拉。”
“好吧好吧。”查瑞拉无所谓地耸耸肩,“啧,费里西安诺。我记得这可是从前只有她才会对你使用的昵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个人,重复了百遍千遍。这有什么意义呢,费里西安诺?”
罗维诺刚要冲口而出的怒骂硬生生卡在喉咙里,错愕地看向费里。
费里西安诺没有继续接她的话茬:“多年不见,你一上来就迷昏我和我的朋友,然后把我们捆起来扔在这里,查瑞拉,这还真是个别致的重逢礼物。”
棕发姑娘一挑眉,不置可否。
三个人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直到罗维诺先忍不住开口:“我不知道你们俩有什么过节,但你这样粗鲁无礼的方式实在太过分了!快把我们解开!”
查瑞拉一副嘲讽的冷淡表情,她从自己的宽大风衣下取下一把瑞/士折叠军刀,食指套在军刀别扣里随意地晃圈,目不斜视走过罗维诺身边,费里西安诺露出一个无奈的神情。
这边罗维诺正在绞尽脑汁把绳结解开,却看见查瑞拉脚步一顿,调转过头,冲自己晃了晃那把明晃晃的小刀,径直走过来。
“喂,疯女人,你要干什么……”
查瑞拉蹲下来,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绕到了不断想从她旁边挪开的罗维诺身后,干净利落地一刀割断绳子。
骂骂咧咧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罗维诺还在小声嘀咕,查瑞拉夹着刀片冰凉凉磨蹭过他的手腕,不轻不重按了一下。
“你再多说一句话。”
罗维诺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终于闭上了嘴。
“为什么先解开他?”费里西安诺活动着自己的关节问。
“他是外来客人啊,优先对待。”
“你看起来可不像那么友好。”
“我只是想让你多难受一会而已。”
果然啊还是老样子。
罗维诺眼神复杂不明就里地看两人互损,准确说是查瑞拉单方面吐刀子。
罗维诺推断出这个叫做查瑞拉的姑娘并不是真的怀有伤人敌意,但他还是无法消除自己的戒备心。
而且她似乎是费里西安诺的旧识。
“我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清闲了,这么看似早有预谋地找上我,还有你那惊世骇俗的问候方式。”
“两件事。”查瑞拉也不含糊,“闲游和整你。”
“亲爱的查瑞拉小姐,请你稍微严肃一点。”
“我的话什么时候那么不可信了。”
“你从不会那样,查瑞拉。”
“好吧,玩笑开够了。”查瑞拉耸耸肩,她停下转刀的动作,把军刀折叠好别回腰间。
“不过,”她的眼神瞟向罗维诺,“你得出去。”
“我?凭什么?又不是黑/手/党/密会预谋炸港口,你难道能把我扔到加/勒/比/海喂大白鲨?”罗维诺积攒一腔的坏心情像是终于找到一个发泄当口,拜托这是他租的游艇,平白无故闯了上来把他绑了不算,现在还反客为主支使他。
这些天下来养成了一个习惯,在费里西安诺面前他很少发火。罗维诺有意地控制自己的的情绪,偏头瞧着费里西安诺的反应。
“罗维诺,她来找我或许真的有事。”费里西安诺想了片刻后答道,“让我先跟她谈谈,之后我会向你解释今天发生事情的。”
罗维诺张了张口,最终又闭上,没再有什么异议。
罗维诺撇撇嘴,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向外走,不忘置气般瞪了查瑞拉一眼。
“嘁,女孩子就是麻烦……”
我只是看在你也是费里西安诺的朋友的份上而已。
“等一下,罗维诺。”费里西安诺又叫住他。
他蹲下来在那个凌乱的行李箱里翻找了一会儿,扯出一件长风衣边往身上套边走出舱外:“外面太冷了,罗维诺,你留在这里休息。查瑞拉,我们到外面去……”

TBC.

考完试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
热度(13)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