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伊双子】风居住的街道part.13

13.
雨下得很大。天空被灰蒙蒙的阴云遮蔽着,厚厚的雨幕将白色的小艇包围在大海中央。
驾驶舱里也是一片灰暗的气氛,指示灯红色的光一闪一灭。
“我提醒过你们,要好好休息。海上行船很消耗体力,我们时间有限,没有条件给你们打葡萄糖。”查瑞拉冷冷地说。
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一左一右坐在操控面板前,两人的精神状态看上去都不大好。
他们仍在持续争执着,哪怕因为这个问题他们后半夜几乎都没有睡着。
“罗维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件事情上反对我。你应该清楚,这件事本来就和你没有关联,我不希望你参与进来。”费里西安诺右手轻扣着桌面。
“费里,我们是朋友对不对。我只是认为我能在这件事上帮到你。”
“不需要。”费里西安诺突然地喊了出来,罗维诺被震了一下,一时沉默。
查瑞拉不耐烦地皱了一下眉,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
“二十分钟内,赶快解决你们的问题。否则我就把他扔到我那艘废艇上,运气好的话等待巡海员来救他回去,不然就永远待在这吧。”查瑞拉头也不回地走出去,重重关上了房门。
雨持续地下着,雨点打在船舱的铁皮上发出冰冷嘈杂的响声。
“喂,别用那种眼光看着我啊。好歹我也去过亚马逊丛林爬过阿尔卑斯雪山,这次只是一个海岛而已,你未免太小看我了。”罗维诺不满地看着他。
“不,罗维诺,这不一样。”费里西安诺摇摇头,“它上面潜伏着许多不安因素,它对于你完完全全,甚至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
“你只是去取回一样东西而已,你为什么有那么顾虑?”
“很多时候人们认为它毫无可能性,但意外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发生了。我不能让你跟着我去,我必须保证你的绝对安全。”费里西安诺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近两步,站在罗维诺跟前往下看着他。
“既然这样,那我更要跟你一起去。”罗维诺也站起来,两个靠得很近,两双眼睛隔着十几厘米的距离平视着对方。
“费里,去那种地方,多一个人总是好的。我即使不能帮上什么,但你不用担心我会拖你们的后腿。”罗维诺抓着费里西安诺的手臂,语气坚定。
“男孩们,你们的时间到了。”舱门这时被打开,查瑞拉摆弄着手里的卫星导航仪走进来。
“费里西安诺。”罗维诺再次说。
他看了看罗维诺坚决的神情,终于妥协。
“好吧。”
查瑞拉径直朝他们走过来,她又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九点整。你们可以先回房间,五个小时之后过来换班。”
费里西安诺愣了一下,查瑞拉却已经开始连接游艇自带定位系统,如同蜘蛛网一般的网纹铺张开来,满屏幕密密麻麻的绿点上,一个红色坐标格外瞩目。

他和罗维诺一起退出驾驶舱,轻手把门带上。
罗维诺扯着袖子,略带不解地问:“你姐姐查瑞拉,她真的有点奇怪。我挺难理解她对你的态度。”
“我说啦,这点意外的和你相似呢。”费里西安诺看着他笑道。
“我和她才不一样……”罗维诺把头偏过去转移话题,“即使这样,她把我们都迷晕了捆了大半天这件事,你不计较,但我可没原谅她。”
“她说她自己一个女孩子,万一硬碰硬打不过我们怎么办。”费里西安诺认真转述了查瑞拉前一晚的话,一脸无奈轻笑两声。
“哈?”罗维诺显然吃惊不小,他撇撇嘴,那种事情想想都不可能吧。
正说着话没注意看眼前路,罗维诺一脚踹到了一个硬邦邦的物体上,疼得龇牙咧嘴。见鬼,这东西从哪来的?
“谁那么不长心眼把东西随便丢这……”
过道的一旁是个深绿色的大包裹,鼓鼓胀胀的,看样子重量还不轻。费里西安诺记得他们上船的第一天这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想也知道是查瑞拉带上来的。
罗维诺刚才那一下子是真的撞疼了,两跟脚趾头的夹缝刚好撞在凸出部分上,打算踢那包裹两脚报复回去,想想似乎不太值得。刚才的阵痛还没缓过劲去,罗维诺只好把那只脚抬起来靠在一边站一会儿,费里西安诺扶着他另一边胳膊。
罗维诺倒抽一口凉气,不满地冲驾驶室方向瞪了一眼,费里西安诺讪笑两声,在心里默默收回刚才的话。
虽说不是昏天暗地的倾盆暴雨,海上的风依旧刮得猛烈。船身摇晃着,狭窄的过道里,罗维诺不得不用一只手攀住费里西安诺的肩膀保持平衡。
一个大浪打过来,两个人突然地失去重心向后倒去。费里西安诺的后背撞在舱壁上,他下意识去稳住罗维诺的腰,罗维诺的鼻子重重磕上了费里西安诺的胸膛。
两人都晕乎了一阵,回过神来后才发现他俩现在的姿势……嗯,似乎或许亲密了。
费里西安诺撑着舱壁一手揽着罗维诺的腰,罗维诺左边胳膊挂在费里西安诺的脖子上,单条腿微微抬起,半边身子都斜靠在费里西安诺身上。
费里西安诺放轻了呼吸,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罗维诺浓密的发旋,散发着淡淡洗发水的香味,圆领的紧身T恤套在身上,包裹着健康的小麦色肌肤。
外面的风浪还没有停下,大概他有些晕船。
罗维诺脚上那阵有些发热的痛感已经消下去了,他先松开扶着费里西安诺的手,两人对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我扶你回去睡会吧,不休息到时候会体力不支的。”
“嗯……”
房间里事先没有开暖气,刚踏进去感到很冷。罗维诺顾不上这些,他快步走到自己的床边,掀开被子就躺了进去。
微凉的床铺倒是让他好过了一些,罗维诺暗暗想着他的脸是不是有些像番茄皮的颜色了。
费里西安诺去开了暖气,暖和的空气慢慢聚拢上来。迷迷糊糊地,罗维诺渐渐陷入浅眠。
恍惚间有人在身后给他掖了掖被角,动作轻柔,掌心温暖。
他在渐渐减弱的雨声中睡着了。

TBC.

评论(2)
热度(8)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