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伊双子】风居住的街道part.14

14.

翌日傍晚时分,一行人抵达了港口。
雨水洗刷掉了白日里太阳炽烤大地的炎热,大海像个哭闹过后疲累得睡着的孩子。夕阳的余晖融化在深碧的海水中,像是一簇曼妙的火焰在水中跳跃,暖与冷的融合。
一觉好眠,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都恢复了不少精神。查瑞拉利索地指挥两人帮忙搬东西。
海鸥返巢,渔船归港,小小的码头上开始热闹起来。海员们抛下船锚,帆船收起桅杆。当地的小贩推着木轮车沿途叫卖,苏打水、砂糖、香烟、啤酒……
他再度踏上这片陌生的故土,本该感慨万千,可这里带给他的记忆,究竟是童年的快乐无忧更多,还是生离死别的痛苦更甚,他自己也说不清。
他自己选择的,是刻意的遗忘。
“走了,费里西安诺。”
那个人站在一辆红色的士旁朝他招手,米色大衣的衣襟被风吹开。幼时的无数个黄昏里,姐姐也曾站在椰林的尽头翘首等待他,背景后的浓艳晚霞,与今日的别无二致。
“我们一起走吧。”有个声音轻轻地说道。

的士在一幢旅馆前停下,用木头垒建起的独栋小楼,稀稀疏疏地栽种了一圈棕榈树,别具海岛风情。
“你事先有预定房间吗?”费里西安诺问道。
查瑞拉摇摇头,从大衣内袋里掏出钱夹付车费。
话音刚落,便有人上前笑眯眯地打开车门。
“你们终于来了。好久不见,小卢西。”
费里西安诺不着痕迹地与那人拉开了一些距离,罗维诺紧接着皱了一下眉头,他熟知的费里西安诺就是费里西安诺,至少在自己面前是,他讨厌别人用陌生的名字来称呼他。
罗维诺有些孩子气地这样想着。
“您好,尤拉格叔叔。但,我现在已经不是卢西安诺了,您以后还是叫我的另一个名字,费里西安诺。”
面前的中年男人比费里西安诺矮下些许,身躯略微臃肿,头发几乎掉光,只有后脑勺剩下稀疏几根不知是先天还是衰老而致的白发。松弛下来的面部肌肉让他的脸部看上去没有那么狰狞,但那条从左颊肌一直攀爬至太阳穴的伤疤却透露出他有着怎样的过去。
男子爆发出几声粗犷的大笑:“小伙子都长这么大了啊,你小时候我还抱你放过风筝,现在年轻人都喜欢搞这一套那一套的,叫就叫吧。”
他眼光落到一直面无表情的查瑞拉身上,语气轻佻:“这就是查瑞拉吧,现在已经出落成一位美丽的淑女了。”
查瑞拉自始至终没有正眼瞧他,淡漠地回应:“您好。”
男子倒也不在意,客套完毕后,领着一行人走进旅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忽略了罗维诺。
四人在一楼酒馆的一个偏僻角落处坐下。放下行李箱,男子一瞧见罗维诺,脸上立刻显露出浮夸的诧异,伸出两根粗短的手指头在费里和罗维诺之间左右指了指,然后仰天大笑。
“这个小伙子……如果不是我我跟在凯撒身边那么多年,我绝对不会怀疑这是凯撒的私生子,哈哈哈哈哈哈……”
太阳刚落山,酒馆还没真正进入营业高峰期,此时人不多,那阵粗哑的大笑声引得客人们纷纷侧目。
罗维诺脸上的阴云立刻拉下来,刚要站起身,费里西安诺先一步拉住他,摇摇头用眼神示意他坐好。
罗维诺藏在桌底下的手暗暗和费里西安诺相互拧巴着,费里西安诺扔给他一个警告性的眼神,他咬了咬下唇,把头撇到一边。
“尤拉格叔叔,您这么说话可就过分了。罗维诺是我的朋友,我俩长得的确有点相似,但您不能拿我爷爷的隐私和他的名誉来开玩笑。”费里西安诺直视尤拉格的眼睛,朗声回敬。他适当地措辞,保持着对长辈起码的礼貌,也绝不示弱谦卑。
罗维诺也把头转回来,无声地用目光进行反驳。
尤拉格收起那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稍微坐直了身体。
“玩笑有些过火,我收回那句话并向你表示歉意。”他扫视了一圈坐在他对面的三个人,不屑地笑,“那么你们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他一个外人,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查瑞拉似乎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安静地在一旁喝着咖啡。
费里西安诺知道肯定会遭到一番盘问,但对方突然间咄咄逼人,又是那样一个阅历比自己丰富得多的老滑头,着实不好说服。他理顺了顺语言,准备开口。
“我是费里西安诺的朋友,我知道你们来这一趟的目的是什么。凭你的能力一定能判断出来,我对你们不足以构成威胁。我只是出于回报决定帮费里一把,我不会贪图你们任何东西一丝一毫。”
费里西安诺没想到罗维诺会主动站起来,尽管他原本就不打算隐瞒。
他不由得再次对罗维诺有了一点新的认识,并且在心里想好接下来的说辞。
十分意外的是,尤拉格并没有深究下去,只是晃着身体点点头,一边继续嚼着猪排,对他们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
“行,既然你们都清楚了也省得我再解释。去那种地方,多一个年轻人也没坏处。不过,小子,你要是半路出什么状况,我可不会那么好心。”他吞下了口中的食物,又仰头灌了一大口啤酒。
“坐下来吧,罗维诺。”
夜色越来越深,更多的客人陆陆续续进出酒馆,侍应生点亮橘黄色的伞形吊灯,海边木屋内映着黄澄澄的灯光,别是一番热闹景象。
四人都不再谈论任何事。晚餐在一片嘈杂又沉默中度过。

夜晚分配房间时,尤拉格丢给费里两张房卡。
“我怎么知道半路会多冒出一个人来,这个点了,早就没有空余房间了。要么打地铺,要么可以去楼下享受一下西/西/里的夜风。当然,这里的蚊虫对待客人也十分友好。”他撬开一瓶新的啤酒,随手把铝盖扔到阳台下,一路猛灌回了房间。
查瑞拉从他手上抽走一张房卡,拉着皮箱径自找到房号,“啪”一声锁上了门。
两位瓦尔加斯愣在原地一秒钟面面相觑。
“看来今晚咱们俩又得挤一间了。”

TBC.

评论
热度(13)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