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伊双子】风居住的街道part.17

17.

荒岛上之所以荒凉,是因为这里方圆百里人迹罕至。占据这片土地的,是杂乱横生的各种植被,还有各种消形于人类社会的大小生物。
入夜后气温骤降,林子里传来不知名鸟类的啼叫,夹杂着阵阵风声,从墙顶处的大裂口闯进来,撕扯着人的耳膜。
费里西安诺在厨灶边上下倒腾一番,终于找到一盏积满灰的煤油灯。他拿出打火机把灯点亮,一手托着灯座一手捂在不停跳动的火苗旁边,把它转移到木桌上。
查瑞拉抱着手臂坐在墙角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费里西安诺捞起床铺上的被子递过去,查瑞拉斜觑一眼那布满黑色污斑的被子,嫌恶地摇摇头。
借着微弱的烛光,费里西安诺开始打量起这间木屋。厚厚的灰尘蒙在玻璃窗上,叫人根本无法看见屋外景象。一捆柴禾凌乱地堆在由石砖垒成的简易灶台旁,墙上挂了几个玉米棒子。连水龙头都不见,更不要说电灯。整间屋子里散发出一股久无人居的霉味儿。
天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躲在这个地方活受罪。
面对尤拉格的再三询问,费里西安诺的回答始终是“没有头绪”。尤拉格只好悻悻收回地图,打算挨个寻找碰碰运气。领着众人来到这个荒岛上,误打误撞地在林子里找到这间小木屋。
“估计是哪个渔民的房子,总不见得是土著。大概是出海去了,那可真被你们捡了个大便宜。”尤拉格大大咧咧推开形同虚设的木门。
“这里真能住人么?海风再强一两级它就该倒了。”罗维诺说。
“不然你去住在山洞里?”尤拉格嘲笑道,“我们这里可没有任何人带露营用具,你不介意也可以去外边与狼为伍。”
眼见又有冲突爆发的趋势,费里西安诺赶紧从中调停。查瑞拉一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对与是否找得到凯撒遗物,最后的归属权落在谁的头上没有半分兴趣。
尤拉格是四人中兴致最高昂的一个,可谁也无法断定,究竟是真的忠心为主,还是邀功谋利的意味更多。
费里西安诺只是单纯的想取回凯撒的东西,他更趋于过那种安逸平静的生活,还有……他看了一眼查瑞拉的侧脸,暗暗说。一定不能让相似的事情再度发生。
罗维诺回想自己当初为什么鬼使神差地要求跟来。或许是好奇心和冒险因子作祟,又或许,他自己都未曾深刻意识到,他不愿让费里西安诺只身涉险。
四个人各怀心思,最终还是在木屋里暂时安顿下来。

费里西安诺第三次去看手表时,门外终于响起他熟悉的声音,伴随着几下响亮的敲门声:“费里西安诺……开门,是我。”
费里西安诺如同受到电击一般,猛然从椅子上跳起来。
木门打开,罗维诺气喘吁吁地扒在门框上拍胸口顺气。费里西安诺的神情却晦暗不明。在罗维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已被费里西安诺抓住胳膊一把拽回屋里。
“你一个人不声不响地跑出去,你难道不知道在这个荒岛上,万一你落单会有多危险?!”
不等罗维诺说些什么,劈头盖脸的斥问就扑面而来。
“我,我只是想起我的相机落在船上,里面存了许多东西,我得回去检查一下……”
“那也应该告诉我一声让我和你一起去!一台机器而已,能比得上你的命重要?你难道还是小孩子吗?!”
费里西安诺冲他大吼出声。
罗维诺一时不知如何应答,费里西安诺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过激反应,想主动道歉却仍为罗维诺的行为感到生气和后怕。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一时间都周围笼罩着尴尬的气氛。
木门被“砰”一声撞开,尤拉格骂骂咧咧走进来,边走边喘气:“这破地方简直不是给人待的,兔子都见不着一只,好不容易才逮到两条鱼……来来赶紧烤嘞……”
日落前尤拉格一安顿好行李就说要出去弄点吃的,直到现在才回来,对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看着如同木头人一般杵在门口的两个人摸不着头脑:“你们两怎么了?赶紧过来。”
“费里西安诺。”罗维诺没理会尤拉格,自顾自抬起头说着,“也是,什么东西你没见过,你根本不了解摄影对我的意义有多大。是你总把我当成凡事不能自理的小孩子,你才是给我带来最大困扰的人!”他握紧双拳脸色涨红,甩下一大串话夺门而出。
“罗维诺!回来!”费里西安诺想也不想就追了出去。
罗维诺是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在跑,无论费里如何追赶始终只能是扯到他的衣摆。
“罗维诺你以前不是这么小气的!”。
罗维诺在一棵树前猛地刹住,费里西安诺差点撞上他的后背。
他转过脸来,全然不见刚才愠怒的神色,他喘了几口气,越过费里西安诺一小丛树木之外的木屋,明晃晃的手电筒的光微弱得只剩一个模糊的白影。他确定没有人跟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这是?”费里西安诺说。
“我有些事情想单独告诉你,碍于还有别人在场,小气的我只好用这种小气的方法把你带出来。”罗维诺揶揄道。
“所以你是在演戏咯?”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罗维诺说,“我好歹是个男人。”
“你不生气了?”
“你不问缘由就冲我大吼的事我还没原谅你。”罗维诺撇起嘴。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叫我出来呢?用温和点的方式。”费里西安诺有些不解。
“我本来打算那么做。”罗维诺回答,“但是尤拉格偏偏赶在那时候回来。我总觉得这个人不大对头,所以我不想让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他平时虽然说话处处针对你,但这两天也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
“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原因。过来,我们走远一点。”罗维诺说着转身,费里西安诺迈步跟上去。
“费里西安诺,尤拉格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你认识的这些人一个比一个怪异。”
罗维诺找到一截横断的枯木,踢开周围的断枝,在上面坐下。
“尤拉格,是我爷爷从前的部下。”费里西安诺慢慢回忆着,“他对爷爷很忠心,能力也拔尖,爷爷很赏识他。”
“我觉得这个人不可靠,你自己要注意留意一下。”
“先不谈他。”听完罗维诺那番话,费里西安诺惊讶地发现昨晚那种奇怪的情绪又回来了,他仿佛是被困在迷雾中一般,他知道一定会有出口,却无法看清方向。赶紧定了定神,费里西安诺才重新开口。
“你不是说有事要单独告诉我?”
罗维诺有察觉到费里西安诺的异样,他开门见山:“我们不知道要在岛上待多久,游艇单独停泊在那里,我担心出什么意外。我打算去拿出相机内置卡随身携带,顺便检查一下各个设备是否都关闭完全。”罗维诺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但是,当我进去驾驶室之后,我发现,游艇的控制设备已经全部被破坏。”
“什么?!”费里西安诺猛地站起来,“你的意思是,有人想把我们困在这个岛上?那他的目的是什么,争夺我爷爷的遗物?那枚戒指。”
“不排除这个可能。”罗维诺说,“我当时瞬间浑身发冷,那个人可能就在船只附近。我顾不得什么了,赶紧下船一路跑回来。这下可好,我拿回了储存卡,手机却落在船上了。”
费里西安诺重新坐下来,两对眉皱在一起,思索着什么。片刻后他说:“罗维诺,游艇的钥匙一直都是你保管的么?”
“是,一直在我这里。”
“总之,游艇那边,不要再回去了。”
两人沉默了几分钟。费里西安诺突然转过去,看着罗维诺的眼睛缓缓说,“为什么你只告诉我?”
“因为这些人之中,我只信任你。”
“是吗……谢谢。”他又垂下头。
“回去吧,树林里晚上蛇虫多。”他站起来,向费里西安诺伸出手。
“走吧。”罗维诺把手放到费里西安诺手里,掏出手电筒。他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住。
“怎么了?”费里西安诺回头看他。
“我们今晚的谈话内容,不要透露给他们。只要提醒他们多加小心。”
“好。”

TBC.

评论(2)
热度(10)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