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伊双子】风居住的街道part.19

19.

空气中挥散不去的硫磺味一个劲往鼻子里钻,烟灰四处逃窜,表皮的土层已经断裂,露出一个半米见深的坑穴,费里西安诺用一根长木棍拨拉开那些碎土,一个铁箱出现在视野中。

两人面面相觑,费里西安诺扯住铁链把箱子拉上来,并不是很沉。他扫落上面的泥土,左右摇晃箱子,却没有猜想中金属之类的物件碰撞的声音。

铁箱周身都漆成黑色,与拴住它的那条链子一样,看不出被时间或风沙磨损的痕迹。不同的是,一只样式老旧、锈迹斑斑的锁死死压缩住两半箱盖之间的距离,愣是抠不出一丝缝隙。生了锈的石锁比一般的锁头更加难打开,费里西安诺尝试着用便携式折叠刀把它撬开,可直到刀头变钝弯折,它都没有出现一丝裂纹。

“这该不会就是你们大费周章寻找的,传说中凯撒遗留的宝藏?”罗维诺蹲下身仔细打量起这个箱子,眼中满是鄙夷。

费里西安诺打开弹匣数了数,还剩下四发子弹,他取出一发,装枪上膛。

箱子被竖直放在地上,费里西安诺站起身,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锁柄。

“退远一点,罗维诺。”

扣下扳机,“砰”一声枪响,石锁“喀啦”断裂成两半,子弹擦着铁皮箱的边缘直直射进了前方的树桩里,带过周围烟尘形成一道灰色尾流。

他多年不曾使用枪支,本以为不会对原来的技法十分生疏,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勃朗宁的后坐力。酥麻的痛感从右手指尖一路蔓延到手腕,胡乱逞强的后果竟是连提拉硬物都费劲,发热的枪“啪”一声摔在地上砸出一道凹痕。

一时半会儿缓不过劲来,他只好请求罗维诺帮忙:“你能把那个箱子打开吗?”

罗维诺拔下挂在箱扣上的剩下半截锁柄,两只手各抓住一边把手,没有预料中需要花费那么大的力气,失去锁头的禁锢,两半箱盖就像只是用了一层胶水简单粘连在一起一样,罗维诺只是用平常的力道,两边的箱盖就分开了,里头露出一沓沓码放整齐的钞票。

两个人的脸上却都找不到任何惊讶的神情,费里西安诺早就猜测过箱子里可能装藏的所有物品,罗维诺心想有趣,恶俗电影里的情节居然有一天也会真真实实出现在自己面前。

费里西安诺抽出其中一沓,摩挲着500面值欧元特有的纹理,的的确确是货真价实的崭新真钞。

他再次看了眼时间,从他们发现铁链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他不打算在这个地方继续耗费时间,利落地抽出那沓钱币最上面的一张。

然而他揭开第一层的伪装后,底下掩藏的废纸一览无余地暴露出来,每一张都被染成了与作为表面假象的真钞相似的紫红色。

他又随手掏起另一沓钱,撕开捆纸抽掉第一层的真钞,不用说,剩下一沓厚实的重量也只不过是一堆废纸。

第三沓,第四沓……

毫无疑问,接下来的情况都与第一次的发现一模一样。

这就更奇怪了。

到底是藏钱者有意迷惑,还是……他也是受利用的被蒙骗者?

这一切简直太荒谬了。从查瑞拉毫无先兆地找到他开始,不,真正的起头该是从那个失联已久的凯撒的旧部尤拉格通过查瑞拉和「那边」的手段找到他开始,再来到这个奇怪的岛屿……被人为破坏的游艇,树林里离奇出现的木屋,再到发现这个不正常的铁箱……所有的问题一齐涌来,像一团浆糊一样塞满他整个大脑。

费里西安诺越往下深思越是头绪一片混乱,顺着直觉去探知他意识层里的那团谜云,他试图把所有的线索串连起来找出合理的解释……

一瞬间,一个念头在费里西安诺脑中轰然炸开,答案的苗头渐渐浮出水面,他不知道这个结果是否正确,但却直叫他内心发寒。

如果这一切真的是一个预先设定好的圈套,那太可怕了……

大脑过滤出的所有信息,都能找到可疑的突破点,却欠缺一个合理的解释……

只差最后一环。

这个地方不宜多做停留,费里西安诺把抽走的第一张真钞折好放进胸前衣袋里,开始收拾东西。

罗维诺目睹了他面部表情变化的全过程,一只手微抬起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等他开口,费里西安诺已经把那几堆废纸塞进去,重新关上箱子扔回坑穴里。

“你不打算把这个箱子带走吗?”

“我们带的东西已经够多了,这种情况下再多添一个箱子只是增加负担的累赘。”费里西安诺用脚拨下土块把箱子掩埋起来,直到只有半截橡胶手柄浅浅露在外头,再把那些木棍踢的远远的。

他站到一块大石头上,四处环顾一圈,周围看不到除他们俩之外的任何可移动生物的影子。

“罗维诺,我们立刻离开,现在就去与查瑞拉他们回合。”费里西安诺把枪装进匣子放回背包最里层,“记住,发现箱子的事,不要对他们两个说出去。”

“罗维诺,从现在开始,你能够完完全全相信的,只有你自己。”

“行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需要再继续装模作样。”查瑞拉冷声道。

闻言,尤拉格嘴角上扬,扯出一个不屑的笑,他转过脸来,浑浊的瞳孔直勾勾盯着查瑞拉的眼睛,反唇相讥:“彼此彼此,亲爱的查瑞拉·瓦尔加斯小姐。”

“你交代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查瑞拉不理会他的嘲讽,“那么现在,立刻告诉我,爱丽丝的下落。”

“哎呀哎呀,难怪呢,一向懒插手闲事的冰山美人刚才竟然会主动出手调停,原来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了是么。”

“你少拖延时间。莫非你想赖账?”查瑞拉一挑眉,射去一记眼刀。

“我只是在想,我们可爱的瓦尔加斯小少爷如果知道他亲爱的姐姐是为了一个自私的目的而打乱他原本平静的生活,把他带来这里让他重回那种厌恶不已提心吊胆的生活,他会怎么看呢?”尤拉格阴阳怪气地笑起来,“哦我忘了,他原本就与你没有直系血缘关系,你们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分家,这个所谓弟弟,在你眼里又算得上什么呢?是不是?”

“闭嘴!你这个出尔反尔的小人!”查瑞拉拔出匕首就要冲上前。

“我?我可没有食言。”尤拉格一挥拳抵挡住查瑞拉的攻击,扯出一个诡异的笑。

“心急的人是什么也干不成的。很快我就会让你见到爱丽丝,我们都会见到她。”

正午过后,日头更加猛烈。他们在潮湿闷热的树林里穿行,杂乱丛生的树木组成一个扭曲的迷宫,即使有浓密的树叶形成屏障阻挡了一部分光热,可他们都穿着迷彩裤和长胶靴,二人身上的负重也并不轻松,尤其是费里西安诺。长睫毛全被汗水打湿,原本浅蓝色的上衣也已被浸湿成宝蓝色。他们不停地拨开那些高得可怕的野草还有向蛇一样挂在枝干上的树藤,疲劳和干渴像病毒一样在逐渐侵袭他们的全身。

按照这个方向,越是往前走,树木越稀疏,远处依稀可见之前就看到过的那一群石山。因为半途中循迹发现了铁箱子,他们偏离了一开始的方向。在树林里绕了更大的一个圈子才重新到达最初的目的地。

失去了树荫的遮蔽,两个人更是挥汗如雨,此刻他们看上去就像是刚被人从水塘里打捞上来一样。

“停一下,费里西安诺,我喉咙都要冒烟了。”罗维诺喘了口气,一手撑在一块岩石上想缓解一下肩膀的负担,灼热的温度烫得他立马缩回手。

费里西安诺掏出一个军用水壶,拧开盖子仰天灌了几口,又递给罗维诺。

罗维诺接过水壶,迟疑了一下,便两手捧着壶身大口喝起来。

洁癖?间接接吻?管他呢小女生才会信的无聊玩意儿,老子现在快要渴死了。

干燥的嘴唇和喉道得到滋润,罗维诺掂量掂量剩下的分量,拧紧盖子,意犹未尽地抹了下嘴。

“好不容易有段假期,我那天一定是烧坏了脑子才会选择跟来。”罗维诺也不管烫不烫了,一倒身就坐在一捧矮草上,抬臂抹去额头上的汗,满手湿漉。

“现在还能说这种话,证明你还是挺精神的嘛。”费里西安诺打趣道。

“快起来,我们还得接着往下走。”费里西安诺向他伸出手,现在是下午三点整,“除非你想待在这里被晒成干尸。”

直到费里西安诺一只脚踩上一地碎石,一阵不同平地的硌硬感从脚底传来,他回头望去,那片树林已被甩在身后,眼前是一座座起伏不平的光秃秃的石山。

高处的石坡上似乎站了个人,距离太远,费里西安诺抬高头想确认,一束刺眼的阳光毫无防备地袭击了他的眼睛。

费里西安诺下意识叫出声,站在高处的那个人似乎发现了他们。

“我可找到你们两个了!”

TBC.

这几天卡文了……明明剧情都已经设定好但就是无法很好的组织语言表达虽然一直以来都是那个渣样……不管怎么说善始善终,这文预计还有四五章就完结。谢谢一直以来支持的大家。

评论(2)
热度(8)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