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伊双子】风居住的街道part.20

20.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查瑞拉呢?”踩着碎石沙砾爬上斜坡,前方是一大片岩穴石山,费里西安诺四下环顾,却没有见到第四个人的影子。

兜了一大圈后在这里碰上他们两个,这令尤拉格颇感意外。他用一种探究的眼光把他们俩扫视了一圈,两人的衬衫都紧巴巴地黏在身上,水滴顺着手臂从指尖滑下砸在地面上,晕开一小片深色的水渍。

“你们两个掉进水里了?”

费里西安诺抹掉脖子上附着的汗液,用力甩了几下胳膊,地上又多了几处水渍,“如你所见。”

“查瑞拉去哪了?”他重复道。

“很不幸,她出了些意外。”尤拉格面露忧容地摊手,“在林子里,她被毒蛇咬伤了腿。我给她做了些简单的处理,我们现有的物资简陋得有限,这种情况下她肯定不能继续走了。我找了块地方,暂时把她安顿在那。”

“别说毒蛇,这一路上连蜥蜴我都没见着一只。”罗维诺说。

“我带你去怎么样?狼蛛,蝎子,毒蛇,蜈蚣,你想看什么都有。”尤拉格挑衅地反驳回去。

费里西安诺对他们类似的对话已见怪不怪,他一手托着下巴,目光覆盖在脚下一片茂密丛林之上,陷入某种思考。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费里西安诺适时开口,把话题转回正轨。

尤拉格看了看时间,走到更高处站在一块大石头的边缘环顾一圈,他跳下来,对另外两个人说:“现在离太阳落山还有段时间,我们耗费了大半天找到这里,现在中途折返绝对不是正确的选择。看见这片山了吗?我们必须找一圈,天黑前回去接应查瑞拉。”

罗维诺表示没有异议,费里西安诺不知是不认同还是放心不下查瑞拉,他略有迟疑,但也只是很短的一瞬间。

“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就走。”尤拉格利索地从坡上跳下,落到低处的一块石头上,声音里透出掩饰不住的兴奋和积极。

罗维诺大概猜测到他心里那些想法,对此嗤之以鼻。他凑近费里西安诺的耳边低声说:“你看他那副样子,万一到时候空手而归,不如把那箱子挖出来送给这蠢货,虽说几乎都是废纸,勉勉强强安慰他一路上白费那么多殷勤。”

“你觉得我们这次会空手而归么?”费里西安诺停下脚步问道。

见身侧的人并没有跟上来,罗维诺回想了自己刚才说话的内容,有些尴尬开口:“啊对不起,我没有那种意思,我忘了你是要拿回……”

“不,罗维诺,”费里西安诺跟上来并打断他的话,“我并不是责怪你说错什么,我在想……”

“喂!你们两个别磨磨蹭蹭!”一声响亮的粗吼从巨石另一头传来,尽管他们看不见尤拉格半个人影。

“别多说话,保存体力,记住,不要提起箱子的事。”

·

·

·

“嘿!伙计们!朝这边走!”尤拉格指着某个方向手舞足蹈,险些一脚踩空摔下去,不过他并没有受此影响,转头向被他落在后面十几米远的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用力招手,“走快点你们这两只蜗牛!”

等两人爬上尤拉格先前站立的那个石坡,他早就跳下一处低谷头也不回地继续朝前。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沿着石壁滑下去,站在一条石谷中央。跟上尤拉格的步伐,十米开外,赫然矗立着一座高大石山,如同一匹凶猛无畏的悍兽,张开深不见底的大口,等待猎物自投罗网。

尤拉格站在漆黑幽深的洞口前回头冲他们大喊:“别磨磨蹭蹭的!快跟上!”

两人走到洞口前,罗维诺刚要伸脚踏进去,却被费里西安诺出手一拦:“先等等。”

“怎么了?”

山洞的内部不知道有多深,阳光照见的地方能够看到洞顶布满坑坑洼洼的大小坑洞,一条褐红色的蜈蚣从一旁的岩壁一闪爬过,走道并不是一条直道通途,但足够宽敞,再往里就只剩下一片漆黑。

看这石山的高度,想来里面的洞穴结构也不会太过复杂,确实是个藏匿物品的绝佳地点。

“你们两个还傻愣在外边干什么?赶紧进来!”尤拉格的声音混杂着回音传过来,探照灯的灯光打在石壁上反射出一块块不规则的光斑。

“进去吧。”费里西安诺拿出了手电筒,走进黑影之中。

“罗维诺。”在罗维诺再一次迈进去前,费里西安诺转过来抓住了他的肩膀,直视他的眼睛。

他说:“记住我之前告诉你的,能够完完全全相信的人只有你自己。从现在开始,无论发生什么情况,第一时间,你需要做的,只是保护好自己。”

途中经过几个转弯,罗维诺的胳膊好几次撞在凸出的石块上,疼得他直倒吸凉气。

鞋跟踩在冰凉的石质地面发出“嗒嗒”的声响,越往前走,里面的空间似乎越宽大。费里西安诺听见滴水坠落水潭中空灵的碰撞声,抬手摸到一片滑凉的青苔。

“怎么了费里?”

费里西安诺突然蹲下身去,把手电筒放在地上掉转了方向使光线潮后发散去,他解下背包,双手伸进包里翻弄着什么,在昏暗的环境中确实进行困难,但费里西安诺就是固执地不使用手电筒,也拒绝了罗维诺从旁协助。

“我找找看有没有绳索和备用电池一类的东西,或许待会能派上用场。”他小声说。

他们两个走在尤拉格后面,不知是否是尤拉格步伐太快,他们之间始终保持着将近十米的距离。见二人迟迟没有跟上来,不耐烦的声音再一次从前面传来:“你们两个又出什么状况了?”

“我好像掉了一样东西。”费里西安诺抢先高声回答,“我就近找找,马上就跟上去。”

那头没有回应,地面和空气中又继续传出鞋跟叩击石面的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远。

“费里,可你不是告诉我……”

费里西安诺封好拉链把包背回肩上,站起来拍拍膝盖上的灰,对罗维诺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手电筒的光扫过周围的石壁,滴水声和着脚步,随着距离渐近越发清晰,就像定时炸弹上绑定的死亡倒数计时器。

经过最后一个转弯口,冗长曲折的石道终于走到尽头。

空旷巨大的石室,螺旋状的岩壁一圈一圈向上叠加,渐上渐窄,围拢出一个弧形豁口,再往上延伸还有更大的空间,如同一只巨型沙漏。探照灯被放置在中央的洼地里,强烈的白光遍及半座石室,将一旁的水潭照亮,水中沉淀了数不清的砂石蜉蝣生物,透着一片灰蒙蒙污浊的暗色。

“欢迎来到,我们最终的目的地。”尤拉格拍着手从暗处走出来,脸上挂满毫不掩饰的得逞般畅快的笑。

罗维诺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视线猛然扫到了角落里的查瑞拉。她被反绑住双手,跪坐在地,嘴巴用一张黑色封口胶紧紧粘黏住,身后站了个满嘴胡茬的秃头大汉。

“你!”罗维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前后判若两人的尤拉格,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查瑞拉,还有那个从未见过半个影子的陌生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费里西安诺却没有表现出丝毫惊慌,他后退一步,用身体挡住罗维诺,沉声开口:“演了一路,现在终于露出你的真实面目了。”

“哈,不错,到了这种时候还能保持冷静的应对,只能说不愧是从前凯撒倾力培养的继承人么。只可惜,马上你就会什么都不是了。哈哈哈哈哈哈……”张狂的笑声充斥在整座石室内,撞到石壁上反射出响亮的回音,震得人耳膜生疼。

“真是个疯子……”罗维诺摇着头低声自语。

“哈,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疯子!谁不知道我尤拉格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即使我已经失去了从前的权利和地位,他们还是要忌惮我!哈哈哈哈哈哈……”

罗维诺下意识去抓费里西安诺的手,却只捞到了手腕。费里西安诺带着他缓步向靠近出口处退去,一直退到水潭边缘。

“想逃跑?呵。你是不是忘记了,你这个亲爱的姐姐还在我手上呢?噢,是我忘记了,你们之间早就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吧。啧啧啧,也难怪,她为了寻找自己亲生妹妹的下落,不惜听从我的教唆和家族的安排,连骗带拽地把你带到这个鬼地方来。”他说着,面带遗憾地不停摇头似乎真的心存惋惜。

查瑞拉闻言剧烈地挣扎,奈何双手和嘴都被禁锢住,双膝与粗糙的石地剧烈摩擦。她身后的那个秃头大汉大跨向前,一掌按下查瑞拉的头顶,让她动弹不得。

“别伤害查瑞拉!”费里西安诺怒吼道。

“哟,反应这么激动,看来我绑了她是多么明智。”尤拉格朝查瑞拉那个方向吹了个口哨,“你,可以走了。”

秃头大汉如获大赦一般推开查瑞拉就往出口石门奔去,尤拉格冷冰冰的声音紧随而至。

“虽然你没有完成任务,帮我解决掉这两个麻烦的小子,不过现在也不需要你这蠢材了。赶紧拿上你那箱子破钱,有多远滚多远!记住,你从来没来过这个岛!”

“是、是。”那人边跑边应承,尾音哽在瞬间僵凝的笑容里,随后,他整个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尤拉格扔保持着射击的姿势,黑洞洞的枪口冒着一缕白烟。

“我可不相信你,只有死人才能守得住秘密。”

尤拉格再次举起枪,对着在场余下三人转了一圈,眼底闪烁起疯狂的神色:“这里的所有人,每一个都逃不出去!”

 

TBC.


评论
热度(7)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