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伊双子】风居住的街道part.21

21.

“一切都是你早有预谋。所谓的「让我亲自回来继承凯撒的遗产」,其实只是你从开始就设下的圈套,对么?”

“哈,当然。我要是能找得到那枚戒指,怎么可能让它再落到你的手上?!”

“可那地图的确是真的。”费里西安诺皱了皱眉,“我认得那上面爷爷的私印。”

“地图是在凯撒房间的保险箱里找到的不错。”尤拉格往地上啐了口唾沫,恶狠狠道,“凯撒那只老狐狸,怎么会轻易让那么宝贝的东西被人窃取?多年来我把西/西/里/岛周围的海域都翻了个遍,哪有什么传闻中的戒指!”

“从前的瓦尔加斯早已分崩离析,”费里西安诺平静地看着面前这个已经陷入疯狂的人,“即使你得到了戒指,也只不过是一件昂贵的珠宝而已。”

“对!那原本是一把可以撼动整个西/西/里/岛的权利钥匙,现在却变成了死气沉沉的废物!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尤拉格突然拔高了声调,作势要朝费里西安诺扑过来。

费里西安诺反射性拉紧罗维诺后退几步,尤拉格伸出他那被枪油熏得发黑的手指,怨毒的眼神如同尖锐的钢钎牢牢钉在费里西安诺身上。

“如果不是你,凯撒就不会选择隐退,解散组织。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我为了替他卖命,我失去了自己的家人!那么多人多年的经营,就因为他愚蠢的决定,全都石沉大海!我堂堂一个黑手党主头目,我有机会爬上更高的位置,现在却要给别人看守停车场谋生!”

“爷爷有他自己的想法,旁人难以动摇。你这样把所有的不满发泄在我身上,是不是太不公平了?”费里西安诺冷冷地直视他的双眼,没有丝毫畏缩躲闪。

“表面上这么冷静,你的腿早就抖得麻木了吧?”尤拉格毫不掩饰地讥讽起来,“还是说,你担心你那个小男友知道你骨子里是个胆小鬼的事实?”顺带瞟了一眼罗维诺。

“混蛋!不许你侮辱费里!”罗维诺忍不住怒喊,被费里西安诺及时拉住。

“别逞强,小子。”尤拉格轻蔑地笑笑,“你也得陪他一起死,下辈子记得别摊上这样的朋友。”

“还有你,”他转头说,“查瑞拉,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不过我可没有对你食言啊。我只答应了让你见到爱丽丝,可没说让你们在哪见面。现在我准备送你去见她了,好好庆祝一下姐妹团聚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查瑞拉跪坐在地上奋力挣扎,奈何手脚都被麻绳紧紧捆住,麻醉药的效果还没完全消散。如果眼神能够化作有形的尖刀,尤拉格现在早已被剜得鲜血淋漓。

费里西安诺压抑下心头的愤懑,他也清楚,在这样一个已经丧失了理智和心神的疯子面前,任何道理和谈判都无济于事。

“你把自己所有的不幸都归咎于我,你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找我报复。现在我们都快要死了,你不必再隐藏什么秘密。”

“那是当然!我为了今天精心策划了那么久,你们这几个愚蠢的小鬼果然中了圈套!”他走到石室的中央,身体藏在漆黑阴影中,整张脸被探照灯照得一片惨白,像极了一只幽灵恶鬼。

“我得到那张地图,为了寻找戒指,这片海域上所有的岛,哪怕是一块礁石我都搜过,但我却一次又一次失望!”

“于是我只好想其他办法。我故意向当年分裂出去的另一支瓦尔加斯家族放出消息,你知道,那戒指可不止一个人垂涎。”眼神扫过拼命想出声却被封口胶堵个严实的查瑞拉,他接着说,“我私底下找到了查瑞拉同她做了个交换,想不到,她居然真的相信我答应了下来。”

“没错,你们来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可寻!你们都是来送死的!”尤拉格的表情越发阴狠,张狂的声音如同在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

“这个岛我早就来过,什么木屋,什么岔路口,什么山洞,都是我早就部署好的。我本想调开你们三个,在路上先解决那个外来人,可是你们却执意破坏了我的计划。”他瞄了一眼躺在洞口边那具死尸,“白费他在那条路上埋伏了这么久,却没让你们撞见,亏我给了他一箱子钱,”他撇起嘴角,“反正他也享受不上。不过你们,逃的过一次,现在也逃不掉了!我早就说过,即使失去了从前的地位和权力,你们照样要忌惮我!”

他的双眼被仇恨和疯狂层层笼罩起来,全然没有注意到费里西安诺伸向背包的手。

“的确是个完美无缺的计划,只可惜你百密一疏。”费里西安诺缓缓地朝尤拉格举起了枪。

罗维诺震惊地看着他,恍然大悟:“你刚才在石道里突然蹲下来假借找东西,原来是……”

尤拉格满脸的不可置信:“这,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有枪!”

费里西安诺不予理睬。

“你策划精密,但因为你已经隐忍多年,现在这个报复的机会终于被你等到,于是你迫不及待,得意忘形,还是露出了破绽。”

无视周围三人瞠目结舌的神情,费里西安诺继续说。

“从你在船上单独和我谈话的那次,我就已经起了疑心。你不止一次暗示我对他们两个下手只与你联合行动,话语里暗藏的都是对我、罗维诺和查瑞拉之间的挑破离间。接下来我们到达荒岛。你大概不会想到,罗维诺为了取回他的相机内置卡,会一个人重新回到游船上,然后发现操控设备全部破坏,可游艇的钥匙一直在他手上。我仔细地回忆了那天早上,你借故地图在你身上,谎称为我们带路,其实是要把我们引入陷阱,整个行程中,驾驶室里都只有你一个人。所以破坏游艇的人,只能是你。”

他停顿了一会,咽了咽有些发干的喉咙,接着说道:“今天凌晨,我发现你在木屋外抽烟,我想尝试着试探你一番,但你根本不给我任何开口的机会。直到我们走到那个岔路口时,你一直坚持让我和查瑞拉走右边,而你带着罗维诺走左路。这更加深了我的怀疑,左右都是未知的环境,为什么你一开始的态度那么坚决?难道这两条路是事先就设定好的么?”

“然而事情并不如你设想的那样发展,意外总是频频出现。如果不是为了寻找罗维诺弄丢的钥匙,我们也不会发现那个箱子,最终也偏离了原本的道路方向,幸运的躲过了你安排下的第一次袭击。”费里西安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那张面值500的欧元,在尤拉格跟前晃了晃,“这就是你用来收买那个人的钱?可那箱子里,有一半以上,都是伪装的废纸。你与人做交易,也太不守诚信了。”

“呵,你怎么断定,这钱一定是从我这里来的?”尤拉格嘴上仍不饶人。

“你自己可以看看这上面的发行日期。”费里西安诺手一松,那纸钞便落到地上,沾了一身尘泥,“难道是哪个土著在冰河世纪前就穿越过来,然后把钱带回去埋在那里的么?”

尤拉格被哽得一时说不出话,费里西安诺面不改色。

“越是临近终点,你的心里就越急切,露出的破绽越来越多。”

“你领着我和罗维诺在山谷里,途中你一直表现得积极且亢奋,我们甚至没绕什么弯路,就找到了这个山洞。难道你先前已经来过?为什么你那么熟悉?”

“最后,也是让我彻底明白并决定作出反击的一个疑点。”费里西安诺抬起头直盯紧他,“你在进入洞穴前,并没有进行灯火实验,这是有过荒野探险经验的人都会的事。而你举着探照灯,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像你这样拥有丰富野外作战经验的人,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所有的一切只能说明,这都是你早就设计好的一个圈套。”

“呵,哈哈哈哈哈……”尤拉格举着枪大笑起来,整个人都已经堕入同归于尽的执迷不悟,“分析的真不错,不愧是凯撒培养出的继承人。哈,可是就算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他环视了一周空洞得可怕的石洞,简直是一座天然的墓穴。

“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你的这些故事,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砰!”

枪声同时炸响,灼烫的白烟向上飘散。

“费里西安诺!”

他抱着他坠入水潭中。冰冷的潭水漫上来,淹没过他的脖颈,头顶,像无数根细小的银针扎入皮肤。

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TBC.


本章信息量较多,把前面埋的一部分伏笔都解释了一遍,跨度范围从part.11开始,可以倒回去看一看。

这不是结局!不是结局!没有人领便当!本文绝对HE!

评论(5)
热度(11)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