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Rabi朝】同居三十题11.—20.

☆七夕狗粮第二弹!大家接好!


11.替对方挑衣服

“第一次拍摄写真集,没想到能让我们自己挑衣服。”

“嗯,自己选好了服装,连接下来的拍摄内容和文案都会专门量身定制。”Rabi补充道,“这样的安排还真是特别呢。”

朝阳走进衣帽间,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宝物一般小跑上前,站在一堆衣架中间冲Rabi招手:“Rabi桑,快过来。”

“朝阳又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

Rabi刚走过去,朝阳就拿起一件蓝灰条纹相间的针织衫往Rabi身上比了比:“我觉得这件衣服很适合你呢。”

“是挺好看的。”Rabi接过针织衫,“但是就这一件会不会显得太简单?”

“那,”朝阳取下一件黑色呢绒外套,“把这件也穿上?”又打量了Rabi一番,“似乎还是缺了些什么……”

眼睛转了一圈,朝阳的目光落在一条玫红色围巾上,他欣喜地把它取下来绕在Rabi的脖子上。

“这样就完美了。”朝阳目不转睛看着换好衣服后的Rabi,主体的冷色调恰好与Rabi银白色的长发相互映衬,玫红色的围巾不仅没有一点违和,更为这番格调增添了一抹亮彩,随意下垂的流苏更是平添了几分慵懒的气息。朝阳的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扬。

“意外的合适呢,朝阳的眼光真好。”Rabi站在镜子前,回头摸了摸朝阳的头发,“这么说朝阳想好要拍摄的内容了?”

“我……偷偷地想象过那个画面。在清晨安静无人的图书馆里,Rabi桑坐在深红色的沙发上,膝盖上放着一本书,背后是一排排书架和复古的磨砂壁灯,一缕阳光从窗户里照射进来,落在你的侧脸上。”

“朝阳你还说漏了一样东西哦。”

“嗯,是什么?”

“当然是——朝阳你啦。”

Rabi牵着朝阳往衣帽间更深处走:“两人的时间,可不能只有我一个啊。”

 


12.关于宠物的话题

住在对门的邻居因为工作需要出差一段时间,不得不把自家两只刚出生没多大的小奶猫寄养在Rabi和朝阳家里。朝阳开心得不得了,每天悉心照料这两位小访客。不过,Rabi这边的情况似乎没那么乐观。

自从这两个小客人进了自家门,Rabi感觉到朝阳内心关注重点和情感天平明显的偏移,种种情况列举如下:

这两只小奶猫异常喜欢黏着朝阳,只要一看到朝阳出现在视野范围内就立刻跑上前,蹭蹭朝阳的裤腿,抬起爪子仰着脸撒娇求抱抱,朝阳就会把小猫们抱起来挠一挠它们的耳朵和下巴。

他和朝阳出门买东西的时候,以往都是先去了街角的包子铺,捧着热腾腾肉包的朝阳才会心满意足地继续往下走。现在的朝阳前脚刚出家门,后脚就直奔宠物商店!

更过分的是,夜晚睡觉时,小猫们徘徊在窝边愣是不肯进去,用一双迷茫又无辜的眼睛看着朝阳,然后朝阳就心软地把他们抱到床上,解释道:“它们还那么小,突然间来到陌生的环境里难免会有些不适应嘛,就让他们先跟我睡几天晚上,Rabi桑你先到客房去睡好不好?”

在这样明显的偏心下Rabi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

“我知道朝阳很有爱心,很爱护小动物,但是也要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啊。”他生气地冲朝阳喊出这句话。

朝阳定定地看了他一会,低垂下头沉默不语,四周安静得像是连空气都静止了。

半晌后朝阳才重新开口:“我只是觉得,它们和我莫名有些相似。以前的我总是很胆怯,容易受到惊吓,是Rabi桑一直在照顾我。被人依靠的感觉原来那么幸福,所以,我也想试着扮演一个照顾别人的角色啊。”

了解到朝阳内心想法的Rabi歉意地抱紧了朝阳的肩膀:“是我小题大做了,但我是真的希望,朝阳在照顾小猫们的同时,也不要把我忘到一边,好不好。”


13.一方卧病在床

朝阳端着碗走进房间,在床沿坐下,拿开敷在Rabi额头上的凉毛巾,用手背试了试Rabi的额温,把毛巾翻过一面折好,再重新敷到Rabi额头上。

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看见坐在床边照顾自己的朝阳,不禁笑了出来。

“你醒了,感觉好些了吗,Rabi桑?”朝阳连忙扶着Rabi让他坐起来。

“嗯,沉沉睡了一觉,精神也恢复了不少。”

“对不起,Rabi桑……”朝阳低下头无措地纠着被角:“都是因为我,我昨天和蛮一起出去,忘了提前告诉Rabi桑,手机又刚好没电,才会让Rabi桑冒着那么大的雨出去找我,否则也不会发烧……对不起Rabi桑……”

听见朝阳忙不迭的道歉,Rabi愣了几秒,随即温和地笑了,一只手抚摸上朝阳的头发。

“朝阳不用道歉的,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是我太担心你了而已。只是有一点感冒,我休息一会就没事了。朝阳不要再自责了,好不好?”

“嗯……”朝阳终于抬起头直视Rabi,一副快要哭出来了的模样。

“差点忘记了……你先把这碗药喝了,等一下就凉了。”朝阳端起床头柜上的瓷碗递到Rabi跟前,苦涩的味道钻入鼻间,Rabi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是中药吗?闻上去就好苦,我不想喝啊,朝阳。”据说人在生病时比平常更难迁就,这时候格外需要别人哄慰,看来Rabi也不例外啊。

朝阳眨了眨眼睛,仿佛下定决心一般说道:“如果Rabi桑把药喝完,我就……亲你一下。”说完立刻撇过脸,把碗递得更前。

Rabi接过药碗,感到十分意外:“难得朝阳会主动提出这样的事呢,我如果不喝那就太可惜了。”又装作懊恼状扶额,“可是我现在还在感冒,万一传染给朝阳就不好了。”

见朝阳转过一张涨得通红的脸,欲言又止的表情,Rabi端起碗仰头一口气喝完,擦了擦嘴角,笑着说:“我已经喝了,朝阳可不许赖账。等我病好之后,要加倍补偿回来才行。”

 

 


14.午睡

Rabi打开微波炉拿出热好的牛奶,碰上了刚进厨房的Noah,Rabi上前问道:“你有看见朝阳吗,我正要去找他。”

Noah摇摇头:“刚才吃午饭的时候他也没跟我们在一起。”

Rabi点点头,端起牛奶出了厨房。

所有房间都找过了,就只剩下最后这间。

Rabi推开练习室的门,拉上了窗帘的室内显得有些昏暗,Rabi环视了一圈房间,角落里的沙发上蜷着一个人影。

朝阳半躺着,头枕在背靠上,两只手交握着胳膊,茶几上还放着未合上的乐谱,被风吹得哗啦啦地翻页。

Rabi心疼的在朝阳身边坐下,捡起掉在地上的外套披在朝阳身上,尽量放缓了呼吸。

“唔……”朝阳揉着眼睛悠悠转醒过来,看见Rabi坐在旁边,迷蒙地笑了笑,突然像是触到什么开关猛地弹坐起来:“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Rabi满怀歉意地看着朝阳:“抱歉,是不是我刚才的动作吵醒你了……现在刚过两点,下午的训练还没开始,再睡多一会吧。”

“我睡不着了。”朝阳往沙发后靠去,两眼放空。

“那喝杯牛奶吧,我加了蜂蜜。你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训练到现在,是不是连午饭也没吃?”

“嗯……”朝阳有意避开Rabi充满责备和疼惜的目光,“我那时候太困了,就先在沙发上躺了一会,没想到会睡到现在。”

Rabi牵起那双因为长时间高强度练琴而有些发红的手,轻轻搓着朝阳的每一根手指:“会不会痛?其实,朝阳可以不用那么拼命的。”

“虽然这次的曲目对我来说有些困难,练习的时候比较吃力,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朝阳坚定地摇摇头,“IB的大家都那么棒,我也是不会认输的。我一定能把曲子弹到最熟练,绝对不拖大家的后腿。”

Rabi满含着赞许与鼓励,深深地望着朝阳的眼睛,捧起朝阳的双手放到唇边,吻在了朝阳的指尖上。

“我相信。我的朝阳,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最棒的。”

 


15.帮对方吹头发

“长头发有时候真是麻烦,洗头的时候要洗好久,吹头发时也要吹好久。”朝阳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无奈地叹气。

“别这么说呀,我也和朝阳一样是长发呢。我喜欢看朝阳留着长发。”Rabi从衣柜里找出吹风筒,插上电源坐到了床上,“过来,我帮你吹头发。”

朝阳顺从地在Rabi腿间坐下,长发湿淋淋地披在肩膀上,裸背紧贴着Rabi的胸膛。

吹风机嗡嗡的声音不断响在耳边,Rabi握起朝阳的一绺头发,从发顶到发尾仔细吹干,有力的手掌穿进朝阳浓密的头发里按摩他的头顶。

朝阳舒服得眯起眼,往后靠在了Rabi身上,头顶刚好抵着Rabi的下巴。

头发干得差不多了,Rabi关掉吹风筒把朝阳往自己怀里抱了抱,嗅着朝阳身上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继续用手指梳理着朝阳的头发。

朝阳心安理得地享受着Rabi的服务,牵过一缕Rabi披散下的长发,和自己的缠在一起,系上一个简单的结。

“在中国,古时候结婚时有一种习俗,夫妻二人会把各自的一缕头发束在一起,象征结发同心,永不分离。”

他挪了挪身子仰躺在Rabi的臂弯里:“我们也要一辈子在一起不能分开,好不好?”

Rabi伸手握了握那束头发,细碎的吻落在朝阳的眉心。

“当然不会。我永远都不会和朝阳分开。”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那时候两人刚刚正式确定关系不久,虽然成为了真正的恋人,但因为朝阳纯情腼腆的性格,开始时两人之间甚至连亲吻都少有。所以直到他们那回去山庄度假,朝阳才第一次看见Rabi展现的身材。

朝阳在淋浴间外的休息区里换好了木屐,隔门突然被拉开,Rabi仅仅只用一条毛巾包住腰腹,就这么走了进来。

朝阳的脑袋登时当机了一秒,反应过来后赶紧背过脸去:“你你你……你怎么光着身子就走进来了……你的浴衣呢?”

Rabi不禁失笑:“浴衣不是放在休息区这里吗,至于唯一一条能包裹住全身的浴巾,刚才已经被朝阳你拿过来了,所以我只好这样了。”

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错怪了Rabi,朝阳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是……是这样吗。那你赶快穿好衣服,别着凉了。”

Rabi擦拭着身体,一边拉开柜子拿出自己的浴衣。朝阳忍不住抬头多看了几眼。

Rabi桑……身材真好啊。

Rabi是实实在在的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Rabi的骨架很大而且结实,欧罗巴人种天生白皙的肤色就连平日里十分注意防晒的朝阳也很难比拟,在热气和水雾的蒸腾下泛着一层淡淡的粉色。朝阳的目光从Rabi深邃立体的脸孔向下流连,曲线优美的手臂,精壮的胸膛,整齐有致的腹肌……

不能再往下看下去了!阳赶紧转过自己的脸摸了摸脸颊。

唉,似乎比先前还烫。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晚会散场后,Rabi和朝阳向来宾们一一致谢道别,离开了会场。

驶出停车场,Rabi并没有立刻回家的打算,他向朝阳提议:“要不要去海边走走?”

黑色路虎停在了路边,两人漫步在海堤的街道上,橘黄色灯光将他们的影子拉得一短一长。棕榈树稀稀疏疏的叶片随着浪涛声沙沙作响,远方的灯塔像遥遥黑夜里一颗孤独的星浮在海上。

“远离了人群,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自在地散步,这种感觉真好。”朝阳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迎面吹拂而来微凉的海风,由衷感叹道。

“这么久了朝阳还是不太喜欢那种环境吗?”Rabi揶揄道。

“嗯,不过也没有以前那样排斥了。”

“但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哦。”

“IB成立的周年庆。对我们每个人都有很重大的意义呢。”朝阳说,“真好,大家又一起走过了一年。”

“是啊。可它对我意义,更加深厚特别。”

Rabi在石阶上坐下,凝望着远方的天空。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当初没有在网络上认识你们,如果我后来没有离开俄罗斯,如果没有IB的组建,那我现在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他低下了头,刘海遮盖住眼睫,昏暗的光线下,朝阳看不见Rabi眼里那抹自嘲的神色。

“大概还重复着以前那种浑浑噩噩的麻木生活,在冰天雪地中醉生梦死吧。”

“不!”朝阳赶紧打断他的话,“才不是呢。Rabi桑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人,温柔、成熟又稳重,才不像那些讨厌你的人说的那样。”

“哈,是这样吗。”看朝阳认真的表情,Rabi忍不住想逗一逗他,“可是我以前的确是不良喔。”

朝阳垂下头想了一会,主动握紧了Rabi的双手,坚定地望着他的眼睛:“我不在乎Rabi桑的过去是怎么样的,我只知道现在的你足够优秀足够好,我们还有很长的未来。”

Rabi愣住了几秒,眼底里温柔的神色满得快要溢出来。他反握住朝阳的双手,用力将他抱进怀里。

“朝阳,你知道吗,我曾经不止一次为年少时的种种荒唐感到后悔,但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感激上帝,让我遇到IB的各位,遇到朝阳。虽然我们的国籍都不同,但我们之间的羁绊都很深呢。你说的对,我们还有很长的未来。”

18.接对方回家 

“朝阳?醒一醒,我回来了。”Rabi绕了一大圈机场,终于在候机厅的一角找到了朝阳,似乎是睡着了,他轻轻拍了拍朝阳的脸颊。

“唔……Rabi桑?”朝阳在看到眼前人的一瞬间一下子清醒了过来,随后抱紧了自家恋人的脖子,声音里隐隐有几分委屈,“你总算回来了。”

“我等了好久,通知上说由于天气原因航班会晚点,我每次都到出口去看,每次都见不到你……你一直关机,我总担心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你的那班飞机……打算在这里等一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朝阳断断续续地说着,Rabi心疼地揉着朝阳的头发。

“机场太远,人多嘈杂,下次朝阳可以在家等我不用来接我的。”

“不好。”朝阳咬着下唇,“我想早一秒见到Rabi桑。你不在的时候,家里冷清极了。”

Rabi把朝阳从座椅上扶起来,摘下自己的围巾围在朝阳的脖子上:“嗯,我也希望早一秒见到朝阳。现在,我们回家吧。”

 

19.离家出走

“诶,所以朝阳和Rabi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十文字蛮好奇地问道。

“起了一点小争执。”朝阳似乎不大愿意提起这件事,拧开一罐佐料的盖子,“这段时间我和他都有些浮躁,冷静一下也好。”

他说话的期间十文字蛮已经迫不及待地拿出筷子。他听着朝阳说的话一边狼吞虎咽着朝阳刚做好的炒米粉:“嗯……朝阳想在我这里待多久就待多久……唔好吃好吃……”

两个人坐在客厅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十文字蛮的嘴里似乎永远都塞满了食物。

“我的手机落在车上了,我下楼去拿一趟。”朝阳站起身。

打开门就看到坐在楼道里的Rabi,一见朝阳Rabi立刻站起来拍干净腿上的灰,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怎么过来了?”朝阳一面走下楼梯一面说。

“我回家的时候看见你不在,我去问了producer,她说你可能在这里。”

“我拨你的号码却一直没有人接听,我想你大概是很生我的气,所以不敢立刻敲门找你。”

“那么现在,朝阳主动开门,是不是已经平静下来要跟我一起回家了呢?”

 

20.一个惊喜

真是充满惊喜和感动的一天。朝阳抱着被子躺回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本来以为在训练期间,每个人都忙得晕头转向,却没想到大家都记得他的生日。

下午的练习结束后,producer宣布今晚可以好好休息放松一下。当时朝阳还感到有些奇怪。晚上当他走进空荡荡的一楼的大厅时,所有的灯突然亮起来,大家从各个躲藏的角落里走出来,大声唱着生日歌。

Noah十分大方地送出一个双层的戚风蛋糕,Lucas送了一张典藏版古典乐CD……

接下来大家也都送上了祝福和各自的小礼物,这个夜晚朝阳在一片笑声和歌声的包围中度过。

当朝阳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一阵深深的失落却爬上了他的心里。

整个晚上,Rabi都没有出现。明明他最想分享这些快乐的人,是Rabi桑啊。

似乎这段时间以来,Rabi一直都很忙的样子,只要是自由休息的时间就一直不见他的影子,不知道是去做什么事情了。

正想着,朝阳的房门突然被人轻叩了几下。他以为只是幻听,没有理会。但几秒钟后敲门声依旧不依不饶地响起。

朝阳光着脚下床,打开门后被吓了一跳,一个巨大的礼物盒竖在门口,上面还装点了红色的绑带蝴蝶结。

朝阳拿开盒盖,看见了盘着腿坐在大盒子里的Rabi。他手上抱着一个俄罗斯套娃,绘着朝阳的样子。

Rabi从盒子里钻出来,把套娃塞到朝阳手上:“我去美术坊做的,这几天训练时间紧,差一点就赶不及了呢。我可没什么做手工的经验,朝阳就不要在意那些收下这个礼物吧。”

“一个装着一个,好有意思。”朝阳把玩着手上的套娃,内心的惊喜与激动毫不掩饰。

“趁现在零点还没过。”Rabi弯下腰吻在朝阳的嘴唇上,“生日快乐,朝阳。”

 

 

TBC.



评论(6)
热度(43)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