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露中】爱与冠冕

一辆除夕夜末班车。

露中国际象棋设定,Queen和Rook仅为职阶。


点我上车




额头上的温热触感离开,王耀看见伊万走下床,在那堆凌乱的衣物里翻找着什么,他无心深究,此刻脑袋昏昏沉沉的只想睡去,伊万却在这时重新翻身压上了他,在他视线上方摊开了自己的手掌心。
“小耀,你看。”
王耀有些不情愿地睁开眼,借着窗外的月光,他看见那个水晶雕琢成的精致的十字架静静躺在伊万的掌心里,蔷薇花和野荆棘的浮饰棱砺分明。
“这是……南方四镇的……城符。”王耀惊讶地接过那枚十字架,冰冷的水晶已被伊万的体温捂得温热。
“去年秋天我们在那儿签订的协约,城符由他们的现任首领亲自护送,今天抵达王城。但我在傍晚时接到密报,南部落的队伍在城外遭袭,所以我才半途离席,去带回这枚城符。”
王耀这才注意到伊万袒露出来的手臂上赫然横着一道已经凝固的血痕,必定是在城外经受了一场恶战。他的目光紧紧锁在那道伤痕上,整颗心脏都难过得狠狠挤压到一起。
伊万不忍见到王耀难过的样子,他心疼又自责地把王耀揽到自己怀里,轻柔地理顺他散乱的长发:“没事的,一点小伤……老对手了,那边什么路数我心里一清二楚。他们并不是真的想置我于死地,只是见不得我们那么轻易就收归了南方那四座重镇的辖属权,总计划着给我们制造点麻烦才好。”
“你是说……阿尔弗雷德。”王耀从伊万的臂膀里抬起头。
“小耀同我一样心知肚明。”
王耀没有说话,伊万感到环住自己脖子的手臂又收紧了几分。
“好啦,我知道,我不在的这两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让小耀一人留下来面对,小耀辛苦了。”
“前不久新入议政院的那个琼斯家的长老总挤兑我。”王耀趴在伊万肩膀上闷闷地说,“可是我看他对布拉金斯基家的态度似乎不错嘛。”
说完又立刻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他有什么好抱怨的,明知道伊万的处境也不会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小耀这是……”
“我在乎你。”王耀不想听到他调侃自己的话,抢先一步说,“如果他日后都一直保持这样的立场,那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你过得好,我又有什么阻挠的理由。”
“王耀。”
伊万双手扶着王耀的肩膀将他带到自己身前,直视他的眼睛。
“我宣誓对您的忠诚,我将作为您最勇猛的前锋和最坚实的护盾,守护您直至我步入死亡。”
“赌上你神圣的Rook职阶?”
“不。 ”伊万握住王耀的手缓缓牵引到自己面前,嘴唇覆上他无名指指骨的位置。
“我以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名义起誓,我爱王耀,愿作他坚贞的伴侣,终生伴随左右。”
雪夜里静默无声,但王耀却听见缄默中伊万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撞击着他的耳膜,让他知道他就在自己身边,无比心安。
“我知道,我相信。”



像两条深海中的孤鲸,终于找到了于自己相濡以沫的另一半,周围冰冷的水域,蓦然间暖了起来。从此再多汹涌暗流暴风骤雨,也都不再畏惧前行。



end.

评论(4)
热度(78)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