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休渔期



我一定要单身,露中一定要结婚
 

【露中】未止于相逢(2)

本章持续狗血,露总达成婚前练习带小孩成就。
娱乐性质为主,各位看看笑笑就好。

2.

阿列克谢今年四岁,蓝眼睛棕头发,小脸还没完全减掉婴儿肥,鼻子两旁长了一排小小的雀斑,像西点店橱窗上摆的白芝麻面包。今晚的路况不太理想,他们到幼儿园的时候天色稍晚,教室里只剩三个孩子。阿列克谢听见伊万在门边叫他的名字,手上的连环画都来不及收,抱起拉链半开的小书包飞扑到伊万怀里,看样子和伊万应该是很亲近的。
王耀今天下班前临时接到伊万的请求,他的职能又升级了,从总裁的个人保姆变成了总裁和孩子的保姆。
小男孩捧着伊万的脸吧唧亲了两口,把伊万的阿玛尼围巾蹭得一片口水。伊万一点也不生气,单手把他抱起来,还腾出一只手来捏捏他的脸蛋。
“万尼亚舅舅!妈妈说今天会是你来接我,我已经五天没看见你了。”
伊万吻了一下他的额头:“阿廖沙今天在幼儿园有乖乖听话吗?”
小男孩褐色的大眼睛眨了两下,“当然啦,苏菲老师还表扬我。我们今天上了图画课,你想不想看一看我的画?”
“我非常乐意,阿廖沙,不过现在我们得去吃饭,我想大家一定都已经饿坏了。”
伊万抱着他一直走到停车位前,阿列克谢这时才注意到一直走在伊万身边的王耀,他歪着脑袋打量了一下王耀,王耀朝他报以一个温柔善意的微笑。
“舅舅,”他扯了扯伊万的袖子,伏到伊万耳边,眼神却没有离开王耀,“这个黑头发的大姐姐真好看。”
王耀听见了。他本就生得秀气,加之标志性的长发,不是没有过被错认成女孩子的经历。但他也不生气,谁能和一个天真可爱的小朋友较真呢。他走上来掏出一根棒棒糖送给阿列克谢:“我是大哥哥,可不是大姐姐哟。我是你的万尼亚舅舅的朋友。”
阿列克谢听到王耀说自己是大哥哥,小嘴巴就撅了起来。
王耀已经很自觉地切换到了带小孩模式:“怎么啦,你喜欢姐姐,不喜欢哥哥吗?但是我会陪你玩,也可以给你讲好多好多有趣的故事呢。”
阿列克谢诚实地摇摇头:“不是的。是因为妈妈每次都说,舅舅怎么还不带一个好看的大姐姐回家,如果你是大姐姐,就可以嫁给万尼亚舅舅,这样我就能够经常看到你,和你一起玩,妈妈也不会再每天都想着这件事了。”
这个世界上男人也可以嫁给男人,但我绝对不会嫁给你舅舅。王耀腹诽道。在向孩子简单科普一番生理知识和礼貌地打碎他的小设想之间,王耀选择保持微笑。
伊万把阿列克谢放到地上,“你的小脑袋瓜里都在想些什么呢,好啦,现在快上车,再晚一点你喜欢的松仁曲奇饼就会被卖完。”他站起身来朝王耀抱歉地笑笑:“童言无忌,小孩子的想法单纯,希望你别太介意。”
王耀表示无妨:“这孩子很可爱,我也很喜欢他。”
阿列克谢乖乖坐进车后座,伊万帮他系好安全带,看了一眼手表,“姐姐乘坐的是下午四点的航班,现在应该差不多到机场了,我们先带阿廖沙去吃个晚餐,姐姐晚一点过来接他。”
车子在立交桥上龟速前进的间隙王耀从后视镜里观察了一下后座上的小孩,不吵不闹,嘴里咬着王耀刚刚给他的棒棒糖,把自己的小书包当抱枕用,大眼睛出神地望着窗外的天空。
“抱歉啊,你今晚本来可以休息的。”伊万说,“但是因为冬妮娅不在,我没有什么单独带孩子的经验,怕应付不来。”
“冬妮娅小姐一直很忙吗?或许她可以聘请一个保育员来协助一下她。”
“有的。”伊万说,“姐姐虽然忙于工作,但其实大多数时候都亲力亲为照顾孩子,阿廖沙是她最亲爱的人,况且,比起请保育员,她希望让阿廖沙更多跟自己的家人待在一块儿。”
“看起来你和冬妮娅小姐的感情非常好。”
“我和冬妮娅从小一起长大,她一直是个好姐姐,有些时候她就像妈妈一样,她和阿廖沙都是我最亲爱的人。”
王耀忍不住随口问了一句:“那他爸爸呢?怎么不来接他。”
伊万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压低了声音。
“我姐姐两年前就离异了,她自己一个人抚养阿列克谢。”
“抱歉。”王耀后悔自己的失言。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小男孩,阿列克谢还在发呆,靠着车窗昏昏欲睡,小孩子还不懂成年人世界里的复杂纷争,他纯净的目光不该蒙尘。
伊万切换了广播,沉闷的天气预报换成了轻快的D大调卡农旋律,“没关系,冬妮娅姐姐很坚强,阿廖沙也是听话的孩子。”





他们结束晚餐时已经快八点了。走出餐厅大门,王耀小声打了个饱嗝,刚才的牛肉汤太咸了。他四处张望想寻找便利店之类的地方买点果汁冲淡一下味道。
“耀,今晚真是谢谢你了。”
“阿廖沙很乖嘛,不闹脾气也不挑食。”阿列克谢已经黏上王耀了,心安理得地霸占了王耀的怀抱朝被自己抛弃的万尼亚舅舅做鬼脸。
“不不,耀,你不知道。”伊万回了一个凶巴巴的鬼脸,语气里更多的却是宠爱,“平时都是我姐姐在,他就特别老实。如果我一个人带他,这个小淘气包还不知道会怎样捣蛋。”
“我以前有过带弟妹的经验,小朋友们都是很可爱的。虽然他们有时候会很淘气,但他们只是需要大人的细心引导和足够的陪伴。”
他注意到附近有一家饮品店门前已经开始排起长龙,“我去那边买两个冰激凌。”王耀说着把抱住自己脖子玩马尾辫的阿列克谢移交到伊万怀里,小家伙就是不肯撒手,王耀只好亲亲他的额头算作安抚。
“阿廖沙要喝点什么?”他站起身问。
“给他带一杯热牛奶就好。”






当王耀带着热牛奶、甜甜圈还有两个甜筒回去找伊万时,眼前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伊万正被一名女性Alpha堵在一块广告牌下,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那名女士礼貌地争论些什么,并且时刻注意和她保持适当距离。周围站了几个看热闹的路人,而被伊万牵着一只手的阿列克谢似乎完全把自己置身风暴的外围,正半蹲着逗弄一只比熊犬。
“不进展那么快也可以,或者我们先互相留个电话,改天一起吃饭,你看怎么样?”女Alpha从便签本上撕下一张纸作势要塞进伊万的口袋里。
“这里是在大街上,小姐,请你正常一点。”伊万不着痕迹地退后。
“没关系,就当交个朋友。”
朋友?王耀站这么远都能闻得到她散发的信息素里毫不掩饰的直白意味了。
伊万显然快到了忍耐极限,余光突然瞟到了买完东西回来的王耀,连忙给他一连塞了好几个眼神暗示。女Alpha察觉到伊万的视线,也转过身去,看见王耀手上大袋小瓶拿满了东西的保姆样,挑衅地抬起了眉毛。
路人们的目光也集中到了他身上,这下有趣,搞不好是正牌男友回来了。
伊万还在不断冲他做口型,王耀被那么多双蓝蓝绿绿的眼睛看得心里发毛,女Alpha那一副随时都要冲上来抢东西的架势更是让他不爽快。心一横,索性豁出去了。
“这位小姐找我先生有什么事?他脾气不太好,有什么需要我可以为你效劳。”
“你先生?”女Alpha闻言眉毛挑高了一个度。
“嗯,我是他的Omega,有什么问题吗?”
王耀很自然地走过去,贴着伊万站着,“抱歉,亲爱的,让你久等了。快把热牛奶拿给我们的儿子,否则我都没法腾出手来抱你了。”
“儿子?”女Alpha顺着王耀的视线,终于看到了蹲在地上逗小狗的阿列克谢,眉毛几乎要挤到头皮里去。
“既然没什么问题,那么现在可以请你离开了么,小姐?”
女Alpha的脸色一阵发青,但她确实辨认出了王耀身上的Omega信息素,宣告着她不战自败的事实。难怪那Alpha不为所动,她碰上的居然是个怕老婆的废物!她只好咬牙把一肚子骂人的话吞了回去,抓起便签撕成两半揉成团,用力扔在王耀面前愤然离去。
“在这儿乱扔垃圾可不好,要被罚款的。”王耀摇摇头,“伊万,帮我拿一下东西。”他蹲下去把废纸团捡起来。
伊万刚才确实是在向王耀求助,他不怎么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但他没想到王耀会来一出这么劲爆的。他大概是还没从王耀精彩的即兴演出中缓过劲来,半天没说话,好不容易憋出一个词:“谢谢。”
“谢什么,你长得帅又不是你的错。”王耀得意地抬起头,“我演的不错吧,可以考虑给我颁个奥斯卡。”
王耀脑内不断播放刚才看到的场景,伊万势单力薄地对抗气势汹汹步步紧逼的女Alpha,随时都可能面临失身的危险,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逗狗狗的小家伙只顾着自己玩,伊万单枪匹马身陷囹圄,这让他看上去更像个可怜的单亲爸爸。
王耀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你笑什么?”
“没有没有。”王耀调侃道,“只是觉得你以后一定会是个好爸爸。”
伊万没答话,他手上的两个甜筒已经融化了,奶油滴到手心里黏糊糊的,空气中还有一丝残留的王耀的信息素的味道,像是某种天然植物的香味,不起眼不独特,但是很好闻。他小声地吸了一下鼻子,不由自主地渴望留住多一点王耀的气息。
他看着王耀从袋子里取出装着热牛奶的玻璃杯贴在脸上试了试温度,确定不会烫到舌头才插好吸管,准备递给阿列克谢。“你以后一定也是个好妈妈。”当然,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仅仅三秒钟之后,伊万就意识到了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当他发现自己掌心落空的那一瞬间,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阿列克谢已经跟在那条比熊犬后面冲到了马路中央。伊万手里的热牛奶摔碎在地上,他用了最搏命的起始速度向路中央冲去,企图在可怕的灾难发生之前超越时间的禁锢。刺眼的灯光击碎了他的视线,在他被突如其来砸在身上的人形重物的巨大冲力撞翻倒地前,耳边响起的是撕裂耳膜的刹车声和他自己绝望沙哑的大喊。
阿列克谢被甩到马路边,手掌和小腿磕在粗糙的沥青路面上划破了一大层皮,正在丝丝往外渗血,他半躺在路边,痛得抽气大哭。
而伊万,在一片死寂中撑着膝盖爬起来,颤巍巍走近惨白的车灯光源。
王耀躺在路面中央,灰白色的车盖已经被血溅红。






他昏昏沉沉醒来,惯性地想掀开被子起床,却发现自己好像被死死绑在了床上一样,动弹不得。王耀乏力地抬起眼皮,房间里空无一人,墙壁和天花板都被刷成一无例外的白色。他左手打了石膏,右手上插着针管,他试图动一动自己僵硬麻木的双脚,刚一抬起右脚,一阵钻心的疼直接从神经末梢捅进了大脑皮层,激得他痛呼出声。
门外的人听见动静立刻推门进来,伊万快步走到他床边安抚他躺下,医生跟在后面上来检查了一下床头的仪器。
“耀,你现在还不能下床,乖乖躺好。”他眼中有责备之色,随后立刻就被因看见王耀醒来而产生的喜悦所替代。
医生站在病床边叮嘱了几句注意事项,并交代伊万不得探病太长时间,要让病人充分休息。伊万连声答应,一边给王耀扯好被子。王耀摸了摸自己脸上和额头上缠着的纱布,一边昏昏沉沉地听着医生给他报告伤情,隐约听进去了“骨折”“未伤及内脏”“大量失血”等几个词,就又把眼睛闭上。
医生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他没有留意,只听见一阵嗒嗒的脚步声。伊万好像在捣鼓什么东西,接着他感到有湿润的金属贴上了他的嘴唇。他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被伊万喂下了一整杯葡糖糖水。
体力得到稍稍补充,过了一会儿王耀有些力气了,似乎也可以开口说话,他睁开眼睛,伊万还坐在他床边。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比刚醒来的时候好一点。”
“幸好抢救还算及时,谢天谢地,你总算醒过来了。”伊万低头看着他。
“耀......你不知道你那天晚上吓死我了。”
王耀伸出还能活动的右手,覆到伊万的手背上:“你看我这不是还好端端的活着嘛。”
“耀,对不起,这次是我的疏忽。”伊万还是低着头,一个劲道歉。
这倒让王耀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他扯了扯伊万的小拇指问:“阿列克谢呢,他怎么样?”
“他只受了点皮外伤,没什么大问题。我姐姐很感谢你,她说等你好些了,她再带阿廖沙过来看你。”
王耀又问:“我该不会只能吊着石膏在这里躺几个月吧?”
“医生说你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出院,但是照骨折程度看来,可能需要一个多月才能慢慢恢复,还得常回来检查和复健。”
“好吧,但愿我能好得快些。天天待在医院里太浪费时间了。”他停了停,又想起一件事,半开玩笑地对伊万说:“我这算不算工伤?医疗费用能申请报销吗?”
“不用担心,耀。”伊万握住了他的手,“这是纽约最好的私立医院,我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医生,让你使用最好的药品,你只需要安心养伤。”
“谢谢,伊万。”王耀朝他微笑。
伊万再一次握住了他的手,捂紧他微凉的指节。
“放心,我会陪着你,一直等到你好起来。”



TBC.



评论(28)
热度(208)
© Syran | Powered by LOFTER